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杨于军读诗之一零七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2017-08-06 20:55:38|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录]杨于军读诗之一零七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杨于军读诗之一零七
——从诗人和翻译而非文学评论角度的阅读
 
尹宏灯
 

铁在思想。一直不停地
与空气和水探讨生活
它疼。生出锈
 
有时我也生锈。不同的是
我停止思想,拒绝
空气和水。目空一切
然后便忘记了疼
 
 
【杨于军读诗】
 
忘了在哪里读到尹宏灯这首诗。精巧简短,却反射了我们大部分人的生存状态。
 
众所周知,锈,是一种化学反应,即金属的氧化。
铁,这种来自陨石的黑色金属,曾经铸造古埃及神像的宝座,印度寺庙的门柱,是司南的材料,也被制成冷兵器时代的刀剑斧钺。
 
它就像一个有历史,有故事的人,珍惜当下——
“一直不停地
与空气和水探讨生活”
 
它深知,让我们疼痛的也让我们成长和丰富。
 
同在自然中,暴露在空气和水中,诗人以“我”和铁对照,对自然的不同态度导致不同的结果。
“我”可能也曾有思想,也曾和空气和水接触,也许疼痛让他退缩,所以自我隔绝,“目空一切”,其实疼痛还在,只是自我麻木,自欺欺人而已。  
 
既然我们无法完全与世隔绝,生锈在所难免,但是我们要直面疼痛,不断用思想打磨自己,才不会被锈蚀。
 
 
 
【杨于军英文翻译】
 
Rust
 
Iron is thinking constantly
Approaching air and water,inquiring into life
It hurts and then gathers rust
 
Sometimes I rust too, the difference is
I stop thinking, refusing
Air and water, supercilious 
And then forget the pain

杨于军:生于北京,祖籍成都。毕业于西安交大外语系,现为英语教师。 1986年开始有诗歌、散文及译诗发表于各类杂志、期刊《当代青年》、《诗刊》、《诗人》《人民文学》、《诗林》、《星星》、《华夏诗报》《中西诗歌》等;入选 《红豆熟了--校园诗人诗选》、《现代爱情诗抄》、《现代小诗三百首》、《东三省诗歌年鉴05、06-07卷》、《大陆女诗人小辑》等;翻译《美国黑人诗集》(与王晓华合译)、《澳大利亚2005-2006年度诗精粹》、《马永波诗集》、《仝晓锋诗选》、沈奇《诗体诗话》、《高璨诗选—和颜色一样轻》(陕西人民出版社)、《漫步巴勒斯坦》《金针云杉》(与马永波合译、江苏人民出版社)、《四邑淘金工在澳洲》等。2006年12月出版中英诗文集《冬天的花园》(香港高格出品);2007年8月参加第十届亚洲诗人大会。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群星诗社
阅读(87)|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