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行吟诗人》总第16期(2014卷)目录  

2014-10-17 18:34:03|  分类: 流水:发表获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行吟诗人》总第16期(2014卷)目录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行吟诗人》总第16期(2014卷)目录

 

【卷  首】

马年是个什么年/刘大程

 

【行吟新锐】

赵学成

 

【行吟方阵】

聂  沛    刘大程    秋水竹林  卢 

陶天财    徐  源    非飞马    易 

徐  泽    冯连才    尹宏灯    张守刚

欧阳白云  雪  马    黄化斌    北 

雄 

 

【女子诗粹】

青小衣    魏维伟    重庆子衣  柴 

 

【纪念郁金专辑】

琐忆郁金/聂沛

纪念郁金/起伦

雪静静地落下来/充原

悼郁金/聂泓

君乘白马去/刘大程

诗歌成为生命,生命成为诗歌/张绍民

你看见了吗?我又伤到手指了(外一篇)/邹华英

郁金的诗/郁金

 

【散文诗】

黑 

 

本刊友情诗媒:

《诗歌杂志》(贵州)、《诗歌观察》(天津)

《屏风》诗刊(四川)、《滴撒》诗刊(安徽)

《光线》诗刊(山西)


坐慢车的人(十首)

/尹宏灯

 

◎乞士

 

那些玩命的向日葵

从废墟堆里冒出来了

使劲地挥动着脑袋

 

一切是这么的寂静

一切是这么的自然

 

那挣扎着的废墟——

佛光打在他黯然的脸上

还有苍茫的风

悄悄,从葵花丛中走过

 

 

◎立碑

 

立碑人把碑立在身体里

想通过自己的胃

将另一个人一同养活

 

这天,他欲把碑刨出来

擦拭,可那块石头

早已安静地,长进了肉里

碑的底座,在骨头里“吱吱”作响

——像是一阵开门声

 

 

◎梦中的王

 

一个梦钻进了屋子

屋里的少女正把手织的王冠

戴在火苗之上

 

天亮的时候,我想在灰烬中

寻找丢失的王冠

还有远去的少女

 

屋子早已融化——

我一度怀疑,那就是天堂

 

 

◎活着

 

很久没有这么正视这些葵花

这些执著的脸庞

这些明亮的眼睛

它们到死也不会改变这种姿势

如同你我来到这里这么久

需要一道又一道的剔透

从外到内,才能排去体内的毒

才能干干净净地

在这块土地上起一会舞

——

尽管我们做不了葵花

我们在阴暗地活着

 

 

◎正视

 

在烈日下看到的

除了葵,所有的花朵

都垂下了头颅

你我也不禁闭上了眼睛

 

我们都不敢直面阳光

不是睁不开眼,是怕刺疼

身后的黑。当我们选择了

忏悔,世界变得祥和

 

 

对话2013

 

时光的列车一直在向前开

又一节车厢被我落在赣江河畔

还有,那些被甩落了一路的

汽车城的光影,不知觉地

已在我的周身,盖过厚厚的一纪

而城中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影子

多半被遗失在路上

 

在我的中央,甲壳虫

一直最安静地站在那

没有流露出颗粒的叹息

甚至未移动目光。它始终注视着我

像一个故人,眼眸里的熟悉

超过爱人。十二年了

甲壳虫为我的世界攒下两大片土地

一片就在这赣江之源,另一片

远在珠江口东岸。这些都是心脏停靠的码头

这些都成了长进肉里的骨头

 

我开始在想,这些年来

是这些驿站喂养了我

还是我喂养了这些驿站——

甲壳虫的安静,让我留够了呼吸和空白

我沉默,开始审视这些年的河山

眼瞅着它们,从甲壳虫的身体里

悄然流出;这一刻,我发现自己

只是置身事外,慢慢学会衰老的人

 

 

◎坐慢车的人

 

很多人都在赶场

目标是一场灯会

一个晚宴,一座高高的山

或者是一片浩荡的海

他发现,前方太诱惑

坐慢车并不容易

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和眼力

这些年,他一直坚持捕捉

并细细咀嚼路旁的事物

或静,或动,或高,或矮

或荒芜,或耀眼

还未抵达,乘车人

早已变得宁静,他知道

去向已不重要,那不过是

一道道闪现在时间窗上的光影

这一路,消化于胃的食物

将丰实他更远的旅途

 

 

◎梦境

 

他醒来,翻遍了屋子

昨天尤为珍重的事物

都被扫地出门,屋内的灯

亮了又暗,暗了又亮

他看见屋外忙碌的人

有些人去了远方

有些人又折道而返

他忽然感觉,自己在经历

一场漫长而凝重的梦境

偶尔醒来,只是让自己

从屋子里走出来,透会气

始终无法,真正摆脱

一个坚韧而无形的束缚

 

 

◎一井天

 

我从井里出来就去了海边

海水波澜起伏,蓝天一望无际

 

我又从海边回到井里

井,真的很静

天,真的很圆。

——此前,却从未发觉

 

 

◎狩猎

 

一个人在雪地里行走

猎物的出现便是

上帝有意的安排

 

一个人一直在雪地里行走

并不一定是狩猎

他的行走,或许是

一个人的孤独,一只枪口的孤独

一条雪路的孤独

 

一个人坚持在雪地里行走

或许,有时

是为了把枪口对准自己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群星诗社
阅读(337)|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