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诗家点评作品摘录  

2014-06-22 19:02:52|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录]诗家点评作品摘录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题记:诗歌创作这么些年,将历年来各位诗家好友对我作品的评论做了一次较为系统的疏理,摘录了一些评论文章的句子,以便读者对于我作品更好的解读;宏灯非常感恩在诗歌路上得到这么多的关爱和鼓励,无以言表。

 

诗家点评摘录

 

《诗刊》原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孙文涛:

任何一代人都是重要的(历史里的一个链条),在尹宏灯的诗歌和回答里,我已看到空前成熟的一代走来,目光坚定,思虑成熟,经历独特,甚至饱经苍凉(想及诗人梦亦非写回乡的长诗《苍凉归途》)。很欣慰我的访问完成一次遥遥“跨年代”两辈人心灵交流(我是50后,他是80后,我先到上帝那里述职),我对历史完全放心,因为“受苦”会帮助任何一代完成对世界的“认识论”。

——引自:孙文涛访谈《“南方以南的东莞为何生产出这么多所谓的诗人”》

 

新生代重要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陈启文:

尹宏灯是一个有信仰的写作者,诗歌(准确地说应该是某种诗性精神)就是他的信仰。其作品可以归类于打工诗歌,但他又和同样是从东莞走出去的郑小琼等诗人不同,没有那种尖锐的穿透力,不是那种充满了血性的、读得让人荡气回肠、热血沸腾的作品,也就没有过于悲观乃至绝望的情绪。他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审美的可能,一种面对同一事实的不同审美视角,一种在幽暗中“总有微光照亮”的感觉。总有微光照亮,是王十月一篇散文的标题,在《文学界》首发,我是责编。这正是我读尹宏灯诗歌的一个真实感觉,尹宏灯诗歌的精神底色,和王十月小说、散文的精神底色是一样的,所有的苦难在他们的文字中都会转化为爱,他们只是选择了不同的文学表现方式来抒写这一种接近神性(宗教信仰)的爱与受难的精神;其作品大多是唐人绝句式的短章,感觉细腻,言简意赅,又意味深长,堪称是隽永的诗歌小品

——引自:陈启文《每一次写作都是一次不知道终点的旅行》

 

一级作家、东莞作家协会副主席方舟:

在诗歌语言上,尹宏灯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总体地说,宏灯的语言较好地把握了口语的尺度,文而不野,在叙述性语言的口语层面,通过诗歌的省略与转折,获得语言的节奏与张力,余音未了。这是十分难得的。他在诗歌中注重细节的移植,大量地使用了个性化的生活瞬间和片断,真实客观,“拼贴”出只有“南方以南”才有的特殊经验。这种对生活真相的还原与呈现,使宏灯的诗不虚、不狂、不躁,有一种真实的美,真实的力量。

——引自:方舟《凌晨四点,写诗——序尹宏灯的诗集〈奔跑〉 

 

网易知名评论家、媒体人黄朝耕:

尹宏灯的诗是锋利的。对于我来说,这种锋利感既来自尹宏灯在寻常的生活中超越生活的睿智,也来自他在素朴的语言中游刃有余地超越语言的灵思。尹宏灯善于撷取生活之下的典型瞬间,并把这个瞬间直觉化、间断化、哲理化、语言化。

——引自:黄朝耕《尹宏灯:生活之上 

 

《当代中国》杂志社原副主编、评论家雪峰:

与诗歌遭遇的人,总会不可或免地剜着自身伤痕,嚼着痛苦牵绊与追问的距离,躅行于先期而至的远方,在思言中及至之外,期许着生命式的慰藉。诗人尹宏灯通过诗集《奔跑》,承负起对此种慰藉的追寻,它就像一道焠火煅烧后的皱纹,凝结着对于缘生领会的关照,与对未达期许先声的触及。而在对此一慰藉的追寻中,宏灯以他燃烧的知觉,焠炼着生命的硬度,沉入思悟的湖底,注释着凝重的淤积。

——引自:雪峰《焠火——诗人尹宏灯及其诗歌印象》

 

《星星》诗刊主编、中国作家协会委员梁平:

尹宏灯用很俗的方式写出了很不俗的诗歌,他把鲁迅笔下的人物融进诗里,写出了农民工中的另一种状态,即在卑微中寻找一种阿Q式的快乐。尽管调子稍嫌灰暗了一些,但看得出作者是用真心在观察生活,所以作品带有一种“苦涩的笑”的感觉。

——引自:《四川日报》2008082911版“哽着心跳叩问明天”

 

《东莞日报》记者吴双:

尹宏灯的诗,非常写实,没有无病呻吟的空虚,也没有靡靡之音的颓唐,有的,只是现实的浅斟低唱。在这座城市中,我们都是奔跑者,以前进为驱动,为了高涨的房价与越来越高的生活标准。所以,快乐在逐渐流失。但是,我们奔跑的意义不仅限于此,而在于奔跑的过程中,那些瞬间的感动。

——引自:《东莞日报》201092B07版《营生在车 感觉在诗》

 

《新诗大观》编辑、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北城:

尹宏灯的诗是一个异乡人的诗意歌吟,这种歌吟是真实、真诚并充满诗意的。他作为一个在场者、亲历者而不是旁观者、倾听者,作为一个生活的有心人,时刻跳动着一颗敏感的诗心,所以他的诗写得很扎实、很轻灵,充盈着生活中、思想中的真实的乡愁与亲情。其次,他的许多诗篇写得充满深情。我觉得诗歌之美,主要是以情动人,这种情必须是自然而不矫情,平实而不张扬,具有表面平静、内质坚硬地打动人心的力量。尹宏灯的诗很注重精诚所至的深情,他在奔跑中行吟,在深思中落笔,态度虔诚,一丝不苟。

——引自:北城《一个异乡人的诗意歌吟——读尹宏灯的诗集〈奔跑〉》

 

守望诗社原社长、《守望诗刊》原总编倩理:

人性让尹宏灯的诗从心灵呈出来,让他面对现实深入现实,热心勇敢地直面生活,让他能以悲悯之心性覆盖和审视着这个生存的世界,因而,人性使得他的诗具有强大的生命力。人性的自由和奔放,让尹宏灯在碌碌俗世不停地奔跑着!人性也让他在诗意的悲悯与善良中奔跑着,人性让他的诗激荡着动人的力量,人性让他的诗焕发出夺目的色彩!

——引自:倩理《人性的审视和观照——读尹宏灯诗集〈奔跑〉》

 

《行吟诗人》主编、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刘大程:

尹宏灯是个精简主义的诗歌写作者,短句短诗居多,长句长诗极少,大有短兵相接的味道。写好诗不容易,于廖廖数语间传达诗的神韵和奥义尤其不易。他的一些诗,你可以读出他对无视人的生命的不正常现实的愤怒和拷问,对卑微生存的悲悯和揭示。短短的几个句子,就击中你的阅读神经,让你经历一次情感震动,并引发你关于特定时代人的命运的思考,诗句收到了以少胜多的功效。

——引自:刘大程《在现实的围困中突奔——尹宏灯和他的诗歌》

 

《奔月》杂志主编、评论家师永平:

读尹宏灯的诗,读一种生活的碎片,在这碎片里,我等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恩、爱、情、仇随手可得,于是我读出了硬伤,读出了柔软,读出了葱郁的绿,读出了挺拔的山,读出了一朵花开后话中的秋,秋中一落叶,叶的那头是生活,叶的这头,是一条被斜阳拉长的影子,影子里有你,有我,也有他。

——引自:师永平《一年三百六十五,七天轮回一礼拜》

 

文学博士、评论家赵目珍:

我相信诗人在诗意的奔跑中,渐渐地找到了对诗歌的感觉。这种感觉有时候仿佛不是很真很具体地从写作中来,它跳跃、跌宕,而又朦胧、含蓄,但是它又实实在在地逐渐地在靠近你,同时你也在靠近它。周汝昌先生谈“红楼”诗云:“会心不远谈何易?错落支离亦可怜。”周先生此处固是谦辞。不过,对于我们意念中出现的那零星的对诗的感觉而言,“可怜”虽“可怜”,难得的是我们对诗歌(艺术)的“悟”开始出现了,这是一个诗人写诗的另一重光景。

——引自:赵目珍《“奔跑”的诗人——读尹宏灯诗集〈奔跑〉》

 

 

《网络作品》主编、评论家李牧翰

尹宏灯的文字刚柔并济,理性中带着锐利的光芒,戳到一代打工族的疼痛、苦涩、辛酸和无奈。虽然他担负着养家糊口的重任,但赚钱并不是他生活唯一目的,他一边工作,一边用诗歌清洗灵魂,这对于钟情文学、不局限于赚钱、能够跳出生活旁观生活的80后的年轻人来说,保持灵魂的清醒与高贵,更加难能可贵。宏灯兄弟能过早地明白这个道理,把握一种漂泊的姿势,仅凭这一点,便让我生出些许钦佩,我与宏灯兄弟也正结缘于此。我相信宏灯兄弟用勤劳的双手一定能够打造出美丽智慧的人生,因为他更向往阳光下的蓝天,渴望拥有温馨、和煦、稳定、平等的生活。而于广大读者,又何尝不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引自:李牧翰《把握一种漂泊的姿势——序尹宏灯诗集〈而立书〉》

 

 

大型双语期刊《北美枫》责任编辑杯中冲浪:

诗是有技巧的,技巧是诗成为诗的一个手段,但,不是灵魂。诗歌是需要思想的,思想是诗歌的灵魂。诗歌可以书写小我,也可以书写大我;小我和大我没有截然的高低优劣,只是诗人能与他人与社会共振,才是有用的诗,才是社会层面的诗歌,才是社会认可的诗人。

        ——引自:杯中冲浪《小我,大我——读尹宏灯的汽车诗歌系列》

 

 

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铁岭文化名城促进会副秘书长范军:

宏灯在汽车行业干了十几年,完全没有被现代化的物质生活所迷惑,诗写得理性而机智,这也是诗人所必须具备的能力。他关注生活,关注自己,关注身边的环境,关注最熟悉的一切。他能够从底层生活状态,表现高层的思想状态,对自身生存状态和命运的关注。应该说,每个人都在触摸自己的生活状态,于宏灯而言,触摸的更准确,更到位,更有力量。他的诗歌不是日常生活的再现,不是还原生活的场景,而是通过自身生命和现实体验来传达一种深邃的思想。

        ——引自:范军《诗人尹宏灯的车钥匙

 

 

《问鼎人》诗社社长爬藤:

    尹宏灯的汽车诗让我读出一个诗人的存在状态,或者说,让我读出一个诗人血液里的成分。他很不错,将冰死的机械——汽车(城)诗意地与村庄结合了起来,其实是在诉说自己的情感状况。在诗歌中诗人将汽车城后视镜远光灯等,有关汽车的因素,都诗意地联想书写,很是独特,同时也看出作者的诗歌天赋。诗人借现代交通工具汽车,阐述一系列地对人生、生命的哲思与发问,异曲同工。从每一个机器都是花朵等作品或诗句中可以看出,诗人是喜爱自己的职业的,将自己的职业喜欢地比喻是农田里雨露,很是愉悦。更让我记忆犹新的结尾是,对于汽车的快速度、行驶的方向及身处车内等感触,都有真切的情感抒发。而“只有当方向驶到一个小山村,我们才找回自己的影子和钥匙,才找到真正出发的地方”,很乡村情结,我真是欲言又止,就止于此吧。
    
——引自:爬藤诚言《问鼎人第12:WDR尹宏灯诗歌展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群星诗社
阅读(347)|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