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原创随笔]忆同学少年之八:熊敏峰  

2013-10-14 21:08:39|  分类: 随笔: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随笔]忆同学少年之八:熊敏峰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写写同学熊敏峰

/尹宏灯

 

(一)

如果把高中时代比喻一条短暂的河流,那么总有几个人就像是这河流中屹立的礁石或者河桩,让我的目光在驻足遥望时总能不经意的碰到。这种抵达式的触碰,总让心中冉起某种怀念,这种怀念在某种意义上却是一种充实和愉悦。

熊敏峰无疑是绕不过去的“河桩”,也是在这条流逝的河流中接触最多的几个同学中的一个。多年以后,我与敏峰见面,我一句话总结对他的印象,样子还是老样子,性格还是没有变。

敏峰是芳溪人。在高一的时候我们并不是同班。在没有正式相识之前,因为在同间宿舍,我知道在一班有这么个人:戴副眼镜、五五开的小中分发型,看起来斯斯文文、笑起来还显得有些腼腆;习惯性地喜欢低着头走路、像是在思考什么。当有同学向我介绍他时,我就这么描述确认。

在随笔录《写写同学李林》中,我对我们乡下娃学习之外的业余生活有了非常详实的描述:上世纪九十代中期,那的确是一个桌球和录像泛滥的年代。县城的街道上,不断地新增桌球厅和录像厅。走在大街上,录像厅门口音箱巨大的声响会让整个街道亢奋;黄家驹的歌曲也是从这时开始,大批量、迅速地从这些 “喉管”里流出,流进众多懵懂青春的热血胸膛。而在布满草绿色台布的桌球厅里,一定簇拥着围观的人群(穿着校服的居多)在细心观摩“球手”们的表现,时不时听到干脆利落的进杆。

与敏峰正式接触,就是从打桌球开始的。每逢周末,我们经常三五结队去街上抢占球台,以谋得一个施展球技的机会(球台实在有限,而需求在周末出现“井喷”)。敏峰在我们几个伙伴中,球技是打得最好的一个(至少开始是这样,以后随着球技的不断学习和提升,可能有后起之秀)。后来得知,他家刚好处在芳溪街上摆了一张球台,从小就得到了很好的启蒙训练。每次打桌球时,就经常能欣赏到他显得有些精湛、漂亮的击球;随着球子那声“咚”的入洞声,让我们的心中不禁涌起一声喝彩;在这方面,他甚至一度成为我们吹捧的对象。

业余生活的第二个爱好就是看录像。自然,敏峰也是“死党”之一。无论是看上半场还是看通宵,我们经常一道坚守在录像厅的第一线。受自小的教育影响,我一直认为录像厅都是“坏孩子”去的地方,因此,对于这个场所,我“望而生畏”了好多年。然而,我不知从何时起迷上了录像厅,无疑是受了敏峰等同学的“蛊惑”。在录像厅中,我认识了梁朝伟、吴孟达、周星驰、任达华、张国荣、李连杰等等一系列活跃在当时(有些人至今还在活跃)影坛的港台明星。敏峰还向我推荐他喜欢的歌手张学友,我于是在某个假期还特意买了学友的磁带,并迷恋上了张的歌(很少有歌手能进入我的世界);至今,我都能深情完整地唱上几首张早年的经典歌曲。

 

(二)

敏峰的性格其实是属于偏内向型的。我们几个在一起,他是话特少的那种,仿佛他每时每刻都在思考。然而,由于大家彼此的熟悉,所以他又不得不偶尔要打开自己的嗓子与我们附和几句。

我们几个曾在假期里,一度相约相互窜门,在各家都小住过些日子(现在回想,我也是从那几次的聚会中学会了打麻将)。敏峰家在当时盖的算是小洋房,三层楼,位置处在镇里的正街上。另一同学经常带着羡慕的口吻说,这房子应该也值十几万吧。他的父母、姐姐都是很热情的,非常细心地招待我们的到来。那些日子,我们换洗的衣服,也被他姐给代劳了。

敏峰高考之后复读了一年,次年考上了南昌航空工业学院,学的是经济管理类的学科。大学期间,我也去过他的校园参观,一进校园就见到一架大大的飞机摆在中央。这是南航给我留下唯一的、也是最深刻的印象。大四实习的那年(2003年上半年),他和他的几个同学到东莞找过我。我当时在厚街汽车博览中心工作。吃完晚饭后,我将他们几个安顿到附近的出租房内住了一晚,他们第二天便去了东莞的人才市场找工作,那次出行估计是无功而返,没有下文。

敏峰走出校园后,与我有过几次断断续续的联系。但他是一个极不主动与外界沟通的人,印象中刚出道的头一两年,我对他进行过一两次“经济援助”;之后便没了消息,我曾在内心里责备他太不懂人情世故,连个回话都没有。在后来的对话中,了解到他先后在东莞虎门、深圳宝安等地漂过。大概是前几年,我和爱人回老家,去宜丰县城逛街。知道他也在家,我特意打电话给他。他骑着摩托赶过来,趁着午餐的工夫,了解到他的一些近况。我一度劝他,抓紧在家里找个媳妇、安个家,算是给自己一个归宿。我说,一个男人成了家,自然心就有了着落了,正如古人说的,“先成家,后立业”,是有道理的。

 

(三)

最近的一次碰面是在宜春。早从他的QQ资料显示里,就知道他到了宜春;于是我试着打电话给他,约他和另一个同学出来坐坐。他来了。于本文开篇所说的那样,还是老样子,发型好像都没怎么变,话还是不多。知道他现在市内的一个工厂里做着销售跟单。最重要的信息是,他悄然低调把婚结了,妻子是家里拖人介绍的,也是芳溪人;就这几个月要生了。

这的确是个好消息。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成了家,就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而生了子,则更是另一个身份的开始。我的血液一直涌动着传统的DNA,认为人生必要经历婚姻才会显得圆满。因此,在我的几首小诗里,也重点谈到这个问题,其中《人生》是这样写的,

 

一张床。一个人

一张床。两个人

一张床。三个人

......

一张床。两个人

一张床。一个人

一张床。(《人生》)

 

在回到赣州后,我又写这样的句子:从东莞抵达赣州/就是从新莞人做回老俵//其实也就四个多小时的车程/我横跨了四千多天,数落了四千多个月亮//这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比如,从农村包围城市/读懂一座城市的铁和锈/经常把梦比作铁轨和烈马//最值得欣慰的/去的时候一个人/来的时候,我们仨(《欣慰的事》)。

敏峰开始了人生的转变,更是另一种历练的开始。从儿子到父亲,从一个人到三个人(甚至更多);他的生活将发生怎样的变化,他又将如何面对这种变化;这些似乎都是顺其自然的事情。更重要的是,这些事已种在他的生命里,也必将在他的生命中开花结果。作为兄弟,我替他高兴。

 

                                          20131014日于赣州

 

再推荐:忆同学少年之九(胡剑锋)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