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原创随笔]忆同学少年之四:黄剑波  

2013-09-20 22:15:55|  分类: 随笔: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随笔]写写同学黄剑波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写写同学黄剑波

/尹宏灯

 

(一)

其实酝酿要写同学黄剑波有段时日了。脑细胞之所以在庞大的同学群中搜到他,不仅仅是因为近期与他有所接触,更重要的是通过几次接触的片断,让我对他有了彻底“翻盘”的认知。当然,这种认知或许是肤浅的。但我仍愿意拉出键盘写写他,写写在我脑海中能浮起来的那点点荡漾起陈年水花或者微波。

自打入高中以后,才知道在宜丰的方言中,堂浦话占了一大重要脉系,尽管吐字与传统的宜丰话(这里指的传统是我年幼时的想法)基本相同,但他们的声调不大一样。比如,他们会将阿哩(意为我们)的阿字发音为第三声,我曾一度很难适应或接受棠浦方言。黄剑波就是棠浦人。他和郭逢春一样,是典型的乡下伢从小学直接奔上少年班的;但他又与郭逢春内敛的特质不同,在我的印象中,其个性颇有些张扬,甚至我一度认为他就是学生时代“混混”之类的角色。

在回忆录《写写郭逢春》中我曾提到由于学校的治安不良而导致涌现出一些“帮派”问题。堂浦人在中学时期的“帮派”性质尤为明显。在我的记忆中,堂浦的好些学生与社会上的闲杂人员常有接触,经常在学校内进行敲诈勒索之类的事情。尽管现在抛出来有些唐突,但这些的的确确是在高中时期不可回避的事件,并且曾在我年少的内心深处产生过或多或少的阴影,这种阴影甚至是只有高中时期才有的独特体验。

黄剑波与这些人多少有些接触。我曾亲眼目睹他们一伙人在校操场门口的小店旁边群殴一高年级的学长,然后一轰而散。而且关于他的此类传闻,一直延续到我读大学的时候。一车上(宜丰一乡镇名)的同学向我提起他,你认识黄剑波吗?我和他曾打过架,背上还被他用砍刀砍过一刀,伤口不是太深。后来不想再继续这样纠结下去,就让他赔点医药费了事。

除此之外,他似乎还显得有些放荡不羁。曾经流行黄家驹的歌曲中,有首《真的爱你》的歌曲,歌词大意是写给母亲的,其中有句“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教我坚毅望着前路”,粤语中的“是你”与他暗恋的某班女生的姓名谐音,因此,此版本一度被他改版成女生的名字,经常在一群人中咆哮似的传唱。而这个女生,后来据说被他狂追了许多年。

尽管如此,不得不承认,黄剑波又是一个脑瓜子极其聪颖的人。这种聪颖,让他的学习成绩一直保持相对好的战绩。尤其是高三的时候,他似乎彻底的脱胎换骨,不再与社会上的人来往,一个劲地钻进紧张的复习中。结果也如愿以偿,他顺利进入了北京物质学院。

 

(二)

而自此之后,关于他的消息,我并没有太多的关注。仅仅停留在一些同学的谈话中,了解到他毕业之后留在了首都发展。与他高考之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北京。20125月,我恰逢去出差,与北京的几位同学进行了小聚。在随笔录《北京之行小记》中我曾对黄剑波有过这样的简短描述:黄剑波,某企业物流开发工程师;已在京城购房购车。近日有去长三角发展的初步构想;太太是幼儿园同学,学舞蹈出身,身材保养得特好。

见面的时候,发现他的身材有些发福,鼻梁上的眼镜给人感觉明显斯文了许多。从谈话中得知,他也是第一次与北京的这些同学见面。尽管大家都在北京,平时各忙各的,生活中很少产生交集。在经过短暂的筵席之后,黄剑波主动提出要送我和另一位同学回酒店。看得出来,他对同学的到来是依恋的;或者说他在处世方面的成熟和老练。

在车内的交流则明显放开了许多。在北京打拼多年,在外人看来,似乎混得相对成功,但我仍然能读懂他在偌大城市里的那种孤独。他谈到他准备跳槽,计划去长三角发展。我笑着说,那老婆咋办?我不建议夫妻两地分居太久,容易生出事端。他说,别吓他。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相信这句话他还是听进去了(可以从他的近况得到应证)。

最近的一次见面仍是在北京。今年9月中旬,我恰逢去北京有个培训。奥迪厂家的培训是很紧张的,我的行程也排得满,往返的航班容不下我在北京有太多的逗留。去之前,我给他QQ上留言,问他离我培训的地点近不。他说,不算远。于是,我事先为他准备了我的诗集。之所以要送他,是因为他刚好在前几天在同学QQ群里问我如何能看到这本书。我当时的回答,有缘自会收到此书。不想,此话刚落下几天,便有了这次北京出行的机会。

我们的见面安排在培训的第二天中午,仅仅是一个半小时的空档时间(下午一点半继续上课)。我十二点多下课,他和爱人在十一点半就已到场。我们到就近的美食街用餐。期间,她的爱人随手翻了翻诗集。当看到诗歌《奔跑》时,那天我四处奔跑/被风捏着鼻子/我跑到哪,它跟到哪/我停下来歇脚/它掐着脖子。四面是风/我钻进屋子//我开始无所事事。拿起//斧子,敲碎玻璃//又开始/四处奔跑”她说这首诗也反映出了他们这么些年在北京的状态,让她不由地产生了共鸣。

用餐之后,我们在奥迪的客休室进行了短暂的交流。剑波谈到了他的近况,最近一年换过两份工作,现在一个咨询公司任职。他和我还谈到了传统文化,谈到去孔老夫子故里的震撼。他说,两千多年过去,孔子文化依旧能给后人产生如此巨大、深远的影响。因此,一个人的物质财富在文化面前显得是多么的苍白无力。我很赞同他的这种感触。一直以来,我认为当下的人欠缺的就是精神层面的东西。有很多人拥有了物质财富之后,却往往迷失了自我和方向,活得很茫然。

之后,他又谈到目前的困扰,犹豫是否要自个创业。我说,有人说,三件事做了一般人都不会后悔。生娃、创业、锻炼身体。如果想创业,一定要留好自己最后的底线就可以放手去做,我觉得,在任何时候,要给自己留点退路余地。而于我而言,我却缺少这种胆商,或者说不喜欢这种生活方式(关于胆商和略商的问题,我和李伯璋同学曾经也对话过)。

 

(三)

中秋节这天(919日),我们赣州仅有的三位同学(李林、晏振媛)在赣州九方商城的一咖啡屋进行了小聚。当聊到黄剑波时,我谈到在学生时代对他的看法。晏振媛说,那是因为我和他接触太少。她还向我介绍剑波的其他一些事情。比如,他爱人曾在棠浦中学教书,然后到北京进修,然后被他变成了爱人。还说黄喜欢苏州,在苏州也买了房。

的确,对于黄剑波的认识,在学生时代,我一直停留在“看”的层面。而且这种“看”是感性的“看”,或许还夹着某些偏见。但无论如何,我愿意以真实的想法和看法将这段青春的记忆用文字记录下来。

在中秋节这天,我给手机里的所有微友发了这么一条短信。“不知不觉,又到中秋,又将一年。转眼,我在赣州过了三个月圆之节。日子总是悄悄的从身边溜走,而我也开始向不惑之年迈近。我不想说人生如梦之类的话,我只想说,我们每个人不得不奔跑在路上,但我们也可在控制一下奔跑的节奏。在这个可以坐下来和家人看看风景的日子,我在客家摇篮为微友的您祈福:祝您身体健康!人生圆满!”

诚然,生活无论如何逼迫着我们奔跑。我想,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可以控制一下奔跑的节奏。我们甚至还必须在某时候停下来,看看路边的风花雪月,顺带等等落下的灵魂。

这句话借此文也转给远方的剑波。

 

 

 

                                                                                                                                                              2013920日赣州

 


再推荐:忆同学少年之五(孔同学)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
阅读(464)|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