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诗评:小我,大我——读尹宏灯的汽车诗歌系列  

2013-05-23 19:32:24|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录]诗评:小我,大我——读尹宏灯的汽车诗歌系列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小我,大我
——读尹宏灯的汽车诗歌系列


文/杯中冲浪

      诗人尹宏灯,洋洋洒洒写了30首关涉汽车的诗歌。略一浏览,便生好感。汽车入诗,并且能写到这个程度,无疑是成功的,令我钦佩。我看到诗人诗的天赋,这不是硬造而成的。
      尹宏灯的诗让我总结了三点:1、社会现实的批判性;2、工业化社会下,永远抹杀不了的农耕情怀;3、艺术手法上,人性化的描述。

      一、 社会现实的批评性
      诗人具有社会属性,活在现实中,活在社会中,所以诗人的眼光不仅要关心自己,更要关心社会。诗人可以抒写自己的哀怨喜乐,可是,如果全是自己的哀怨情愁,那他的作品不会有更广泛的受众,他也绝不会成长为一个伟大的诗人的。
      小我需要,大我更不要缺失。最好,要从小我管窥世界,从小我到大我。当今的诗人,小我者多,大我者少。这或许是世人轻视诗人的原因,整天哭哭啼啼,或整天卿卿我我,实在有损诗人的人格和形象。我们常常慨叹唐诗的大气,那是因为唐代诗人大多是站在宏阔的社会背景下,站在自己头顶之上(不是站在自己的脚趾上)。最好的诗人,最美的诗人,是用自己看世界,而非以世界看自己。

       第一台车,跟了一个开发商走了
       第二台车,跟了一个矿老板走了
       第三台车,跟了一个某领导走了
       第四台车,跟了一个富二代走了
       第五台车,跟了一个大学教授走了
       第六台车,跟了一个卖药的走了
       第七台车,跟了一个开饭店的走了
       第八台车,跟了一个白领丽人走了
       第九台车,跟了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走了
       第十台车,来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
       他告诉我,刚卖了十亩地
        ——《十台车的去向》
       《十台车的去向》看似简单且直线式的陈述,不形象,不生动,但这首诗却能给人最大限度的解读空间和想象空间,它对现实社会的描述最准确,最真实。十台车,十个去处,十个身份,也自然是十个社会阶层;阶梯状的十个阶层,正是中国当代社会的众生百态,当代社会的现实。开发商——矿老板——领导——富二代——教授——推销商——小三——其他人——农民,开发商无疑不缺钱,领导自有公车,小三自然不用掏自己的腰包,有人包养,只是这最最底层的农民也耐不住寂寞,眼羡心馋,卖掉用以糊口养家的土地,买台车,以图一时的逍遥和痛快,实在令人五味杂陈。
        这首诗无疑是现实批判性最强的作品,它直面中国社会的浮躁和物欲性,人性的浅薄堕落。中国大众,在物质膨胀的时代,人生失去指南,人心不定,随风乱舞。人不是为自己而活,成了物质的奴隶。现代社会,汽车是物质生活发展的标志,也是观察社会的风向标。
        另外,这首诗还告诉我们一点,诗人写诗,不要无节制的、盲目的追求形式的华丽,有时,最简单的,往往是最成功的;最质朴的,常常是最绚丽的。

        二、永远抹杀不了的农耕情怀
       当然,我们不能倒退,不能顽固的退守物质匮乏、生产力低下时代。我们要与时俱进。但我们总不能忘记童年,不能忘记村庄,不能忘记农业社会,其实那是不能忘记童真,不能忘记简单,不能忘记淳朴。时代如汽车一样疾驰,当下的中国人心理和情感似乎没有跟得上,所以,那种失落感,失重感,是中国人普遍存在的病。
      病一词或许不得体。因为现代化并非什么都是好,现代化也有他自身的弊端,正如科学给我们带来原子弹带来高效率的屠杀一样,汽车的普及化,虽然带了诸多的便利,也带来诸多的问题。因此,我们理解诗人的情感,并且认识到这不仅仅是诗人自己的情感和观点。是大众,是社会的。

      我在守望一个村庄
      我把这个村庄叫汽车城

      村庄没有月亮。有耀眼的灯
      闪烁在漆面上的光,在光环之下
      远古的文明,在奔跑中遗失了罗盘

      我在汽车城打坐,在仰望的星空里
      写下碑文:我要亮一盏马灯
      去燃烧古老的村庄
      ——《在汽车城,我要亮一盏马灯》

      镜中的村庄被尘世的风刮远
      镜片下,滚滚的车轮扬起城市的雾霾

      在汽车城,青草长在画框里
      长在记忆的大山深处
      整个春天,我莫名地想起客栈和马车
      周身长满了成片油菜花瓣

      这是一种幸福的姿势
      我不肯挪动身躯,忽然觉得
      有些饥肠辘辘,在后视镜的窗户里
      我望见了冉冉升起的炊烟
      ——《后视镜》

     《在汽车城,我要亮一盏马灯》《后视镜》,表达了现实世界和理想世界的纠结、碰撞与冲突,写出了诗人对农业社会的怀恋,对工业社会的不满。
      “我在汽车城打坐,在仰望的星空里\写下碑文:我要亮一盏马灯\去燃烧古老的村庄”,一盏马灯是对农业社会的温馨的描述,那是失去的社会,那个社会里,物质是匮乏的,但生活是简单和愉快的。把追求一盏马灯,刻入石碑上,足见诗人那种心情的迫切与坚决。这里,需要我们思考:为什么肚子饱了,人心却不足不快乐?这是一个需要社会学家思考的命题。物质现代化的社会,我们缺憾了什么呢?诗人回答:“远古的文明,在奔跑中遗失了罗盘。”我们得到了,同时也失去了那些本不该丢掉的东西。
      《后视镜》,诗意盎然。“在汽车城,青草长在画框里”,在金属和机械世界里,那青草和庄稼是美丽的化身,它充满生机,它柔软和美妙。“整个春天,我莫名地想起客栈和马车\周身长满了成片油菜花瓣”,这两句优雅而抒情,我身体如土地,生长着一片一片的金黄的油菜花,想象力和情趣都有了。


 


      三、人性化的描述
      诗歌是艺术,艺术需要技巧。有时那种技巧很简单,只要变换一下角度,比如把物质或机械给以人性化的表述,就成了,什么感情、形象,都有了。
     诗人尹宏灯与汽车打交道近13年,汽车在他眼里和在我们眼里不是同一个东西了,他早已经把汽车看做朋友了,熟悉且有感情。

      一辆车病了
      体内正涌动着兑假的液体
      它呻吟,发出的声响
      多像一个人
      陆陆续续,又有一群病人
      朝医院赶来

      我不忍打开它们的腹腔
      我知道,这些跳动的心脏
      全被抹黑了
      ——《食品安全》

       人的食品不安全,车的食品同样不安全。题目——食品安全,选词很聪明,一下子把汽车和人联系在一起,让读者在对人忧虑的同时,也对汽车充满了同情。人与车,紧紧的捆绑在一起。

      我在给汽车体检。生硬的机器
      安静地趴在检测台上
      磨损,渗油,异响,松旷——
      无论如何,这些潜在黑暗里的病根
      必须一一纠出

      因为,车灯一旦打开
      它照射的不止是时光和站点
      更在直射,一个人黑夜里
      潜伏的灵魂
      ——《灵魂》
       这首诗妙在人性化的呈现。很机器的东西,金属的东西,变成了人体、人肉。车不是车,是生命体,是朋友。我们可以读到修车师傅的爱车与敬业。车没在修车厂,是人在医院,是朋友正在手术台上。

       诗是有技巧的,技巧是诗成为诗的一个手段,但,不是灵魂。诗歌是需要思想的,思想是诗歌的灵魂。诗歌可以书写小我,也可以书写大我;小我和大我没有截然的高低优劣,只是诗人能与他人与社会共振,才是有用的诗,才是社会层面的诗歌,才是社会认可的诗人。


       随便说了点话。
       2013/5/22


——此文已刊发在《诗歌周刊》第59期

本博补记:很感激中国诗歌流派诗友杯中冲浪先生为我即兴写了这篇汽车诗评。在之前,对于杯中冲浪这个名字是陌生的,或许对于他而言,我也是陌生的。因为诗歌,我们结下这段诗缘。特意百度搜索到杯中冲浪的简介记于此,以示感激!(尹宏灯)


杯中冲浪:原名王旭胜,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北美华人文学社理事,山东散文学会会员,大型双语期刊《北美枫》责任编辑。作品发表于《山东文学》、《作家报》、《诗歌报》、《都市生活报》《当代小说》《澳洲红鹦鹉》(澳)《常青藤》(美)《渥京周报》(加)等国内外多家报纸期刊,作品被翻译成英文,2007荣获华河杯中外诗歌大赛一等奖的桂冠。出版诗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诗歌理念:为中国平民写诗,写中国诗歌。主张诗歌用思想发言,而不是以唇。其新浪博客杯中冲浪.披履而行

 

请点击阅读汽车城系列诗歌

汽车城的鸟鸣(组诗)

对话汽车城(六首)

在汽车城,我要亮一盏马灯(组诗)

在汽车城想起马车(七首)

汽车穿越隧道(八首)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群星诗社
阅读(388)| 评论(2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