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读一本东莞打工诗集——《奔跑》(尹宏灯著)/孙文涛  

2011-07-04 20:42:40|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录]读一本东莞打工诗集——《奔跑》(尹宏灯著)/孙文涛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很多人惊奇,在南方以南的东莞为何生产出这么多所谓的诗人?……在奔跑的城市里,这些人骨头还流动着思考,流动着对亲人的思念和未来的憧憬,还有那么一点点单纯的思想”。

“记得有人说过,现在真正的纯文学其实只剩下诗歌了。在如今这个浮躁的社会和年代里,保持一颗诗心是多么的难得。”

“不知不觉在东莞呆了十年”,

“面对自己留守的孩子一天天长大”

“只有在诗歌中,才偶尔可安放灵魂,让它做片刻的歇息。一觉醒来,我还得将身体投入城市,投入这座城市的奔跑和脉搏” (以上为尹宏灯诗集《后记:步入而立》)

 

再来看他的总结性诗句:

 “《父亲的逻辑》:

留守是因为打工,

打工是因为贫富分化……”

 

 欣赏一首这位80后诗人的幸福观——

 

“《幸福》:

出租屋,水龙头和木床

静止。城市的灯光和幽灵

游走在大街上

 

我们坐下来,对话

讨论青春和乡村的话题

你做饭,洗衣

让我想起母亲

 

在屋里,我裸露着

软肋和尾巴。灰尘的

眼睛,闪着光

 

弥漫着,狭小的

天堂。”

 (评:太“超低指数”的幸福观,看到孩子们只有这么简单的“幸福”要求,我作为共和国同龄人,一个前共产接班人,一个光芒万丈理想人类的追求者奋斗者,痛感自己的失职,如果明天我去见倒在我前面的几百万为青春中国实现的革命烈士,我“无颜以见江东父老”)

 

“《母亲》:

 

……她的三个儿子,

一个在广东,两个在湖南

于是,一个家被兵分三路。

母亲含着泪,对要来广东的儿媳说

她真不喜欢如今这打工的风气”

(评:天下妈妈都不喜欢的东西,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南方,流的最多的

是汗水和泪水”(《快乐》)

(评:在这个世界已不需要“感动”“同情”这些廉价的词。汗水是别人需要的,泪水能换别人的财富。因为大家活在截然相拧的目标中)

 

“《生产队》:

 

许多年没有叫过

许多人没有听过

 

就像一件新出土的古董

我小心翼翼地擦拭,我要把它擦亮

让她重放多年前的光芒

 

不为别的——

她看见了我的出生,成长

我目睹了她的衰弱,死亡”

(评:对,擦亮历史,擦亮思考,正确地对待历史,正、反教训——反之,涂抹历史,歪曲历史,拆裂昨今明之间的桥梁……)

 

“《写给我一岁的宝宝》:

 

孩子,你一岁了。父亲要祝福你

从零到一,有多么的不容易

一年前,你在一个叫黄岗小镇的乡村医院

哇哇大哭。一年后,你在一个叫长安镇的

出租房里学习走路。孩子,父亲还不能告诉你

这是为什么,还不能向你解释

什么是异乡,什么是漂泊……”

(评:西人说,当人再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时候,神就会降生一个新生命)

 

“《血》:

从明天起,能不能腾一块干净的土地

劈材做饭,放牧春耕。生老病死,顺其自然”

(评:有诗人海子的理想味。希冀一个最简单、最低标准的生活——谁不渴望?可是已竟遥遥不可预期)

 

“诗人对着土地含着最后一滴泪水”(《诗人》)

 

(评:土地啊,土地,你正被那些“贩卖祖国土地河山罪”的非法犯罪分子玩得团团转!……凡嘲弄诗人和诗歌理想的年代,都必将被嘲弄。想到当代诗人胡应鹏诗句:“泪水从来都是留下脸颊,可是今天,怎么流向天空”“就这样飞啊,飞啊,哪怕飞得只剩下最后一根羽毛”)

 

  “《乡村》

年轻人都出门了

老人留守着老屋

 

农村包围城市

根据地,开始

荒凉”

(评:80后异乎寻常地早熟了。甚至30岁就早衰了。有了对斯世穿透性认识)

 

     “《休息日》:

这一天,我把自己交给妻子(平日陪她的时间太少)

妻子把我交给孩子(咱们父女俩交流的时间不多)

孩子把我交给哭闹,嬉笑,亲吻和拥抱,然后把我交给她

制造的一堆脏衣物。于是,我又被交给水,洗衣粉

交给搓衣板,晾衣架,阳台

交到秋日的阳光

 

夕阳西下,我回到我自己。一间出租屋

一对夫妻,一个孩子。很快,他们被交到

诗人的句子里。一连串,读起来

像张网——

我们身陷其中,不能自拔”

(评:“贫贱夫妻百事哀”,通篇没有一件真正的“财富”和“物质”,只有肥皂水一样流去的粗陋生活)

 

    看到青年的第一本诗集总是很高兴!以前文雅地称谓诗人第一本书叫“处女诗集”,德国诗人海涅说:“……处女诗集!它应该写在散乱的退色的纸上,同时还应该在前后各页之间夹着枯萎的花朵,或者一缕金发,或者一段褪色的缎带,在很多地方还应该看到眼泪的痕迹……。”

——呵呵,今那么浪漫和情致,对相当多人来说形同幻梦一般,勉为其难活着糊口:

    “除了忙碌。就是空白

     在城市的麻袋中”

         (尹宏灯《爱情》)

在80后出生的一个打工诗人眼里,城市就是,仅仅就是一个把他套在里面的丑陋的“麻袋”,——这个麻袋带给他的“城市文明”可想而知。

 

    记得我年轻80年代的时候,出第一本散文集叫《北部边疆漫游散记》,书的名字竟然还有“漫游”二字,天!今天看什么叫漫游啊,是指一个经济犯罪分子在祖国里溜达吗,还是掠夺前社会主义财富者逍遥游?——所以1981年出生的尹宏灯诗人的第一本叫《奔跑》,为什么奔跑?为生存,为外资,为老板,为赶工,为活命,为凋敝的乡村、为折腾不已环境、经济和泡沫、膨胀混乱城市、畸形人生金钱打压——

   今天,我也同他一样经历了十几年的“漂泊”,哦哦,年轻时候幻想过远方与“漂泊”,今我对这个充满了属性的词深恶痛绝!已经几乎永远忘记了,我年轻时候还是一个前社会主义祖国里安静的抒情诗人,天,抒什么情,抒谁之情?什么叫抒情哪,大概今天过于现实的的年轻诗人会觉得太矫情和奢侈了,太近乎天方夜谭了——而反观我年轻的时候,也绝不相信社会主义建设了几十年的背景上,将来还会突然冒出什么“生存”问题,,浩大的工农业生产,不是早已经解决了个人的这一点微小需求吗?也绝不会相信,有一天竟然会有人没有工作,——工作?不是人人都有工作吗?还会有人没有土地,土地,地主阶级不是打倒了吗?对人的剥削压迫蔑视侵权?汗血工厂?失业?解雇?妓女?吸毒?童工?卖血?卖地?更是胡说,几百万革命烈士不是一劳永逸地解决掉了这些问题吗?……今天我理解屈老夫子两千年前预言“路漫漫其修远兮”深刻含义,前途——曲折,漫长,反复,有时候会进步伴随复辟,倒退,有时候不知道是前进还是歧路或向后爬行,是上天还是钻地,是前生还是今世,莫可名状互为矛盾混沌茫然……大概这就是人类史的悲壮“天路历程”。

    今天的年轻诗人,只能选择硬邦邦的口语、写实——他们飘不起来,飞不起来,沉重,现实,现世……

    70、80年代我就觉得我国的、东北的抒情诗人太少了,希望后培养起来一些。今天知道痴心妄想。20世纪早年诗人郭沫若年轻曾抒情浪漫一段,后被炮火敲碎。抒情诗人要有环境,生活在18世纪通向19世纪之间的德国的歌德也是一个抒情诗人,他有幸有那么一段周边环境。有幸的是我曾在一个虽然艰苦,不够完美的年代里学习写诗,在环境和心境还安宁中度过青春的后半段,如今回顾后面的青年也许还会用无限羡慕眼光来看我们,青春的、城市的、相对安谧的黄金岁月,还有我们享受过的人类史上第一次福利和经济平等。所以人类史从来不是一无是处,也从来不会好上天……全看你自己的理解,或者立场,或者处境。诗人是单纯的,他面对的世界突然如此粉碎重矗,繁复杂沓,焦躁莫名,前程叵测……

   《奔跑》,这名字气喘吁吁,一点也不抒情、美丽、徐缓安宁,不,太惶惶然,近乎气急败坏!但真实如此。诗歌是世界的对应物,世界变了,诗歌就变了。世界变了,诗歌就用变了的方法写……

 

    诗集中还看了方舟写的诗集序言,以及屋子、刘大程、北城、倩理、师永平、雪峰写的书后评论回忆文章,加深了对尹宏灯作品的解读。

    我最早于《打工诗人》报陆续读到他的作品,觉得质朴,简短,后他的诗歌一组收入《中国当代诗库》2008卷,记得以前在北京我和尹宏灯简短通过几次信,他的短诗的穿透力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他的短诗有特点,语言运用精准有力,并紧紧抓住他熟悉的打工世界,但只是看到零散的一些,还没形成系统,看来彻底了解还是得读一本诗集,这就是网络时代印刷品值得存在的意义。

 

    除了可诅咒的“打工”,尹宏灯还写了许多其他,故乡,自然,亲情,友爱,祥和,细腻的感情,对生活与人生的广泛热爱与理解,等等,一个诗人是丰富的,被迫给别人“打工”只是他人生扮演的的许多角色之一,他缤纷的色彩和内心光华不会因为单调急迫的生存而全部泯灭,愿命运赐予他更多的学习、上升的宝贵机会!不要再像旧中国、或18、19世纪资本掠夺期的欧洲,许多才华修美的人物被迫在粗鄙的繁重中消磨一生。我们不要重走资本老路。

 

   尹宏灯工作的地方是东莞的一个好像修理或销售丰田车的经销店,位于什么厦什么路,东莞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我并没兴趣去看,有一天我路过那里一定要去看看这个诗人,听听他谈对这个世界看法。

   有了一个诗人,一个城市才真正不一样。

 

   东莞市文学艺术扶持项目支持赞助了这本《奔跑》的出版,是一件值得赞美的大好事。肯拿出一点小碎银子支持文化,这也是广东不一样长头脑的地方……

  我也为今年刚满30岁就有幸出版第一本诗集的湘籍诗人尹宏灯祝贺,“惟楚有才”,前途远大——

 

  谢谢尹宏灯把他的新版诗集邮寄给我,这几块邮资是他碗里的一些饭粒。

来源:诗刊》编辑老师:孙文涛的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群星诗社
阅读(533)|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