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原创随笔]汽车城的丫头们  

2011-07-14 20:11:27|  分类: 随笔: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汽车城的丫头们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汽车城的丫头们

文/尹宏灯

——在东莞汽车行业呆了十年,突然有股冲动,想写写她们。我想,在她们的故事中,或许能看到我们自己或朋友的影子。正是这群可爱的女孩,组成了这个行业独特的风景。

 

阿玲

 

阿玲疯了。这是从朋友阿仁口里得知的。那天去阿仁家玩,他拉我下馆子。聊着聊着,就谈起了她。这个消息听起来多少有些吃惊。一个好好的人,乍说疯了就疯了。转念想想,就说现在的一些明星吧,说跳楼就跳楼了,说抑郁就抑郁了,这似乎又不足为怪了。但一想到她,仍觉得惋惜。

阿玲是个好女孩。我一直这样认为。我们曾经在同一家车行共事两年。记得当时刚招进来的时候,她显得文静,不大爱说话,对人总是一副可爱的笑脸,那抿嘴一笑,格外招人喜欢。那时我已在那家车行上了一年多的班,算是老员工。她是阿仁招进来的。而我和阿仁是老乡,平日里走得比较近。因此,对这个丫头,自然而然就熟了。

阿玲是四川人,川妹子做事麻利、干脆,红红火火,有着一股子辣劲。这用在阿玲身上一点都不假。尽管表面文静,但她做事非常认真、干练。先是在阿仁的部门负责销售精品。虽然精品品种不算多,也就是在顾客休息室摆了方向盘套、防盗锁、香水之类为数不多的一些品种。但这丫头业绩做得还不错。后来,被调到保险组,做了一名续保专员。续保就是对车辆保险即将到期的车主进行保险推销,而这种销售主要是通过电话完成的。阿玲做续保似乎如鱼得水,由于她的音质甜美,在电话里听着具有相当的亲和力和“杀伤力”,确实让不少车主心甘情愿地上门来买她的保险。阿玲的业绩自然骄人。那是在2005年,她一个月已经拿到了四千多块。对于当时我们出来混了好几年的人来说,都是一个相当诱人的数字。

不久,她便把她的男友阿峰也介绍到服务站做前台服务顾问,也就是接车员。阿峰是东北人,但阿峰家里条件不大好,父亲已经去世,家里只有一个母亲。或许就是这种家庭背景吧,说话不大声,显得没什么脾气,对人说话,也总是一脸的笑。后来听阿玲说,阿峰很听话。当时谈恋爱的时候就约法三章,关键的一条是只谈恋爱,只许牵手,肌肤之亲要她同意才行。这听起来有些滑稽,但阿玲说,她和他谈了三年,还真没睡在一块。直到现在同一公司上班,两人才在外面租了个房子。

或许是那时我们都在外边租房子。我和他们熟悉起来。有时,还会到他们的小窝吃饭、喝酒。他们不久就回老家拿了结婚证。我那时候还狠狠地祝福他们。阿峰脸上则显得格外有成就感。一年后,我被调到另外一家分店上班,和他们基本上就没什么联系了。

阿仁告诉我,阿玲他们大概是前年年底在东莞买了房。当然是按揭。阿仁说,实际上,他们那种条件,买房就意味着做房奴。小两口的工资加起来也就是六七千的样子,一旦生活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的经济基础就会崩溃。而实际上就是如此。在2008年下半年,受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车行的生意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当时车行是卖一台车赔一台车,而维修的客户则是能把保养周期推迟就推迟,能不换件的就不换件,能不修的就不修。在这种背景下,他们的收入自然有所下滑。

阿玲也是在那时候开始变得烦躁起来。阿仁说,她开始上夜校,努力学习陈安之的成功学,似乎想一夜成功,一夜暴富。他们被生活压得太重了。不知怎的,阿玲竟然还放弃了工作,去北京追随陈安之。说这话时,阿仁把眉头皱得很深。再后来,听说她疯了。也没有回来。

我说,阿峰现在怎么办呢?

能怎么办?这个婚姻已经瓦解,他现在落得个人财两空。不知道房子还有没有在按揭。阿仁回答。

我和阿仁走出门,东莞今年的冬天比往年来得早些。说这话时,我忽然觉得不远处的高楼和屋外的风一样寒冷。

 

 

甜甜

 

   到现在为止,我其实和甜甜一点都不熟。除了工作上扯得上一点关系,对她本人确实一无所知,但我还是想写写她。当然,还是因为关于她的一些事触动了我。

   甜甜曾经是服务部的文员,每天的工作是负责统计当天服务部的维修车辆入厂台数和收入情况。由于工作关系,她每天都会发一份售后的生产日报表给我。因此,我每天与她的交往就是邮箱。甜甜是湖南人,属于文静内型的那种女孩。平日我见她,她也很少说话。但我对她的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她的日报表一日也没落下过。就冲这一点,我一直认为这个女孩子不错,至少在工作上属于认真负责的那种,让人放心。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女孩,竟然也发生了一些出格的事情来。当然,我理解的出格或许在旁人看来并非出格。最早听说她提出离职是去年年底,说家里有份好工作等着她。可是“只打雷,不见下雨”,过了一阵子,又说不辞了。硬是逼得服务部不得不把刚招来顶班的女孩给辞了。没过多久,又听说要辞工了,还是说要回家。但这一次好像又没辞成。不是公司留她,还是她自己要留下来。反反复复几次,我对她的辞工也习惯了。每次在食堂吃饭,遇见她,我还时不时和她开玩笑:又为什么要辞工啊?

令我大跌眼镜的是最近一个月的事了。那天忽然听说她走了。这一次是真的。人去桌空,服务部经理忙着要行政部招人。自然,我也收不到她每天发的生产日报了。

接下来就真真实实听到关于她的一些事情来。

公司没有宿舍楼,都是在外租的房子。零零散散地分布在公司周边。她住某栋出租房二楼,起先和三楼的一个小伙子谈恋爱,没多久就睡在一张床上了。不知怎的,她和那小伙子吹了,和同幢楼的另一个小伙子搭上了。这可不得了,前任男友四处找她。有一次,竟然把她关在房间绑了起来。具体的细节当然无从得知。当听到这些只有在报纸上看到或是在电视里听到的故事,竟然发生在我的身边,这着实让人震撼。

后来,甜甜开始躲。而小伙子穷追不舍,天天守着她下班,骚扰她。实在没法了,或许是怕真出什么大事,她终于决定走了。她一走,扔下两个小伙子和公司的一个空缺。

前任的小伙子还不死心,还经常问和她同房间的阿姨(公司的清洁工),甜甜去哪了?甜甜去哪了?让人想起祥林嫂。

再补充一下,这故事主人公都是20岁出头。在我眼里,他们都还是不成熟的孩子。而我,就是被这帮孩子搞得开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静

 

    小静曾是我的部下。她是我亲自招的。招她进来的时候,她那时候在前一家单位还没辞工,我说,过来上班吧。她反问,真的要我吗?不要到时候我那边辞了,这边又不要我了。

小静是广东客家人。做事风格秉承了客家人勤恳耐劳的特点。再加上那股机灵劲,很快工作就上手了。那时候主要是负责售后的一些质量索赔工作。厂家把关相对比较严,毕竟每索赔一件东西,都是厂家全额买单。因此,每一单必须拍照,重点关注车牌号、行驶里程以有必要的故障件图片。而她做起来,很细心,省了我不少事。我露手的都是些大案子,也就是相对比较难操作的,或者需要和厂家发技术分析报告的。而她经常在这时候,挺会卖乖地在我耳边说,灯哥,走了这么多地方,就在你面前学的东西多。呵呵,瞧这嘴巴甜的。

由于索赔量大,索赔旧件自然就多。而每天必须写好标签,在旧件上一个个挂好。一个月下来,旧件堆得像一座小山似的。每每这时,小静就说,看到一堆的索赔单,然后再看看这些旧件,就会有种成就感。

呵呵,成就感。可我烦了。我对着这些旧件已经整整三年。于是某天,我填了份辞职单。这丫头也来劲了,似乎我的离职,怕她的工作压力增大,撑不住,也跟着写辞职单。我辞职是真的,她当然没有辞成。

自从离开公司后,她就经常在QQ上找我聊天。除了说一些工作方面的烦恼,开始和我讨论她的情感问题。似乎在我面前,她找到心灵倾诉的地方。她告诉我,从我那里才能得到一些有启发性的答案。和别人讲,别人也听不懂。她谈了对未来的困惑。她告诉我,她谈了男朋友,是她家乡人。比她还小一岁。双方父母都知道了。男朋友很爱她,但她总觉得他还不够上进,但男朋友太年轻,在工厂当普工,虽然他也很努力。她又说,他们同居了,而她也年纪不小了。在她看来,这个男朋友就是块鸡肋。

我告诉她,不要给男人太大压力。何况她的男朋友还很年轻,未来的路很长,如果你们真心相爱,就要携手好好走下去。只要他有上进心,事业、金钱都可以慢慢来。

或许是受了我的启发,这丫头下定决心,跟这个男朋友了。之后,她男朋友经人介绍,在车行当配件管理员,而她,也开始尝试着新的工作岗位发展。在我印象里,她在近一年内换了三四份工作。或许是由于工作频繁变动,和我聊天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和她联系了。这一天,我偶尔进入了她的QQ空间。她最近的一篇日志让我了解到她目前的状况。这是今年10月26日她写的一篇日志《天黑前,一定要回家!》:

 

昨晚7点钟,天色已经全黑了,我在万江总站附近的大马路上,心里很急着要回家。可是却不是走哪条路。那些大巴车,公交车,私家车,在我眼前飞过,我分不清回寮步的方向,心里很着急。可能太久、太久,没有试过一个人夜晚在外面了。当时的心情,只有一个字“怕”。很疑惑,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

 自称“路仙”的他,以前一直有他陪伴,无论是去哪里,都不用我担心找不到回家的路,因为他会很自信,很镇定把我带回家。以前总是笑他太疯狂,突然他不在,我是会感觉到这么的无所适从。下次真的不敢一个人在外面了。天黑之前,我一定要回家!除非有他在身边。

 

是的,天黑之前,一定要认清回家的路。对她自己说,也对所有的朋友说吧。

 

 

阿果

 

都说车行的女孩越来越不漂亮了,别看车行个个穿得笔挺笔挺的职业装,但因为车行是销售服务行业,随着消费者的要求越来越高,无论是做销售还是做服务,不仅要专业技能,又得有服务水平,还得扛得住压力,吃得苦,加班加点是常事。于是有朋友开玩笑说,曾经令人羡慕的车行现在也只有在车展的时候才能看得见美女了。

阿果则是个例外。那时候公司要成立车友会,这个项目就交给我负责。我开始招兵买马。初次见到阿果,着实吃了一惊。当然不是别的,是美的。阿果真的算得上漂亮胚子,瓜子脸蛋,肤色好,更迷人的是有一米六五的身高,体形显得修长而丰韵。我没听完她的自我介绍,就只问她,吃不吃得苦呀,工作压力很大的哦。她很肯定地点了点头,说她家就是山里人,从小就是吃苦过来的。于是我就点头让她进来了。

阿果的工作就是负责车友会的相关日常工作,比如发展会员啊,入会办卡啊,会员升级啊,会员年审代办啊,等等。而且,每月也会给她下要发展多少会员(会员是需要交年费的)的任务指标。凭着一副好脸蛋(当然这只是我的直觉),阿果应付这些事情并不难,工作起来得心应手。记得有一个月发展了一百多名会员呢。

车友会日渐人气旺盛,会员发展了两千多名了。我们在暑假,组织了一次车友自驾游活动。我是领队,阿果当我的助手。她是广西人,记得她一路咿咿吖吖地对着对讲机唱了好多广西的山歌,让自驾游行程增添不少乐趣。晚会上,我们包场地,与车主们互动搞活动。她当起了主持人,把晚会搞得有声有色,相当有气氛。

可就是这次自驾游后的一个月后的一天,阿果突然跑来对我说:经理,我要辞职了。我说为什么呀,不是干得好好的么。她说要回家结婚。我说不会吧,上次吃饭的时候还听你说,不是不想嫁回老家吗?她悄悄地对我说,经理,看你平时对我那么好,也不瞒你了,男朋友不让我上班了。我说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啊?我乍不知道。

嘿嘿,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她诡笑着回答。你还记得上次一起搞自驾游的车主Z先生吗。我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来了,我记得那个车主是开皇冠的,晚会上他硬拉着阿果唱了一首粤语歌。感觉那个Z先生有三十多岁的样子。

阿果告诉我,也就是这一次自驾游,把她的生活彻底打乱了。她说她被Z先生“盯”上了。他天天发短信约她出去吃饭。她拒绝了好几次。一次实在不行,她拉上了另一位女同事一同赴宴。这倒好,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前两次还拉上女伴,到后来就自己一个人去了。

我问阿果,你了解他吗?我看他也有三十好几了,他有没有结婚?他会不会骗你啊?

阿果说,不会的。我相信我的眼光。

见她如此坚定,我欲言又止,只好微笑着点点头。好吧,祝你好运,阿果。

之后的几个月,我没有她的消息。有一天,我在QQ上碰到她,她告诉我,想上班了!我说玩得累了哈?她说是啊,不上班好无聊哟,天天闷在家里。我试着问她,你们拿了结婚证吗?

她说不急。谢谢你的关心。发了个笑脸过来就下线了。

最近的一次是半年之后,我看见她的QQ个性签名有了变化:“快乐渐渐离我远去,我真的很怀念那个蹦蹦跳跳的我,很想将快乐进行到底,唉!”

她的生活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不敢、也愿往坏处想,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这位活泼、漂亮的山里妹子幸福、快乐!!

 

 

 

杨姐

 

一想起杨姐,仍显得亲切。她是公司的会计,长我五岁,巧的是我们同一天生日,和我又是老乡。由于这层关系,我们走得比较近,一直都以姐弟相称。那时候,公司没有宿舍楼,就在附近的村子里租了一栋房子作为宿舍。我住四楼,杨姐她们一帮女同事住三楼。

当时车行的规模不大,经营的品牌车辆保有量很少,因此,生意和效益都不理想,自然,工作节奏也不紧张。大家下班后不是出去瞎逛就是呆在宿舍打麻将,生活单调无聊。而我,则喜欢跑到楼下和杨姐聊天、看电视。认识杨姐的时候,她已经在东莞闯荡多年。我一直纳闷她为何孤身一人,没有对象。她笑着说,年轻的时候挑花眼了呗。那年她28岁,按老家人的看法,已到了岁月不饶人的年纪。

不久,公司想提升销售业绩,从外招来一个叫阿蓝的销售经理。阿蓝是四川人,长得精精瘦瘦的,看上去三十多岁(后来才知道和杨姐是同年),能说会道,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起初,我对他印象并不好,觉得此人油腔滑调,鬼精鬼精的,不好交往。但由于我负责服务,他负责销售。存着着相对密切的工作关系,我们很快还是熟悉起来。

阿蓝说他读了个初中就出来混了。开始跑过保险,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才走上车行这条道。阿蓝卖车有一手,凭着他的嘴巴皮子,再加上他的一些江湖习气,倒是在这个行业里吃得开。阿蓝喜欢下班后拉我去沐足阁洗脚,或者出去喝酒吃饭;我呢,反正觉得无聊,往往都不会拒绝。忽然有一天,阿蓝对我说,年青的时候玩累了,现在想好好找个女孩成个家了。我笑他,什么时候想要从良了?他说,我可是认真的。

我这才意识到阿蓝如此和我套近乎,原来是看上了杨姐。他开始频频约我和杨姐出去吃饭,K歌;甚至半夜开车去了趟虎门的海边听海。一次,杨姐偷偷对我说,阿蓝这家伙每天半夜都打她电话,缠着她,她真受不了,总觉得此人不可靠。但自己年纪也大了,也确实想找个对象成个家了。她还了解到,阿蓝手头也没存几个钱,倒是他的几个兄弟在东莞混得不错,都买车买楼了。

杨姐陷入了矛盾之中。可不久,我就看到他们如干柴和烈火般走在了一起。那天我一个人在公司门口闲逛,老远老远就看到他们两个手拉着手迎面朝我走来。我心里一震,悄悄地闪在一边,没有搭理他们。

几个月后,销售部在阿蓝的带领下,却并未创造出什么奇迹。公司的业绩实在撑不下去了,股东之间开始产生矛盾。我们几个部门经理不得不做鸟兽散。而杨姐也辞职到了另一家公司。

由于和杨姐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我还是能从杨姐那得到一些关于他俩的消息。杨姐说,她见过阿蓝的父母和姐姐了,大家关系相处的很好。后来又听她说,准备结婚了。但之后忽然有一天,杨姐电话那头带着哭腔地跟我讲:阿蓝跑了,消失了!阿蓝对她说没混出个人样来,就不结婚。他还向她借了五千块钱。杨姐哽咽着说,看来他们这段感情算是玩完了。

我一直小心谨慎地劝解杨姐,心里头一直在骂阿蓝,当时追杨姐时说得天好地好的,现在却不负责地跑了。我试着打听阿蓝的消息,却一直没有下文。而没多久,杨姐也不知什么原因,手机停机了,和她的联系也就断了。本想,这两个人或许在我的生活中从此消失了。

几年后,也就是去年11月份的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听得出来,是阿蓝的声音,那油腔滑调的味道依旧没变。他说,好想你啊,灯兄,听说你在C车行,想到你公司来坐坐。我说行啊,过来吧。

到周日,他就开着一辆海马过来了。他还是和几年前那么瘦,头发料理得溜光溜光的。他告诉我,他现在在做润滑油的业务,想从我这打开一点机油的销路。我说我好久不做服务了,现在在公司打打杂而矣。后来,我们又聊起杨姐。他告诉我,杨姐现在在南城某家车行做会计,结了婚,都生了小孩了。我问,你呢。阿蓝笑着说,呵呵,找了个85年的,也是你们江西的。我晕,你可是76年的,比你小很多哈,老牛吃嫩草!

他笑了,老子那时候在Z车行做销售经理,她做行政,刚大学毕业。就这样把她搞掂了,呵呵。我说,有小孩了吗。他说还早,事业要紧。我笑了,在东莞买房了吧。

他说快了。日子一切都好起来了。说话的时候,春风得意的表情一直写在他脸上。本来还想问,那五千块钱还给杨姐了吗?我没好意思开口。怕我这不恰当的话,影响当时谈话的气氛。整个一下午,我就陪着听他吹这几年的经历和故事。而我心里却一个劲的在想,杨姐现在过得好吗?过得好吗?

                                     

 

阿婵

 

我认识阿婵的时候,她就是X公司的销售经理。湛江人。皮肤一般,脸上的痘痘再加上零散分布的几根白发,有些显老。其实,我们是同龄人,这是后来才知道的。

阿婵做事干练,泼辣,有些得理不饶人。我亲眼见过一次,她部门的一个文员不知犯了什么事,小女孩被她骂得“呜呜”直哭。尽管如此,阿婵对我还是比较热情。我心里明白,我是做售后的,她有大把事得麻烦我。因此,她对我客气,我也觉得理所应当。有些时候,她还喜欢拉着我们一帮人到附近的小档口去吃烧烤、喝啤酒。

都说车行的人每天都要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按理来说,找个对象不成什么问题。然而谈到社交圈,却不是那么回事。其实,车行的人社交面比坐在写字楼的白领好不了多少。每天进进出出、碰头碰面的,也就是周围几个同事。那时候,虽然我和阿婵有着密切的工作来往,可我们都没有那种想法。用现在时髦的一句话来说就是“没感觉”,我想她也是如此吧。

不久,销售部招兵买马,来了一批新人。阿婵的意中人也就是这时候出现了!他叫阿健,湖南人,年龄比阿婵小一岁。人长得倒是玉树临风,不仅有个好个头,而且相貌也很标致。然而大家对他并不看好,主要是看不惯那股少爷似的痞气,工作起来也是散散懒懒的,让人老感觉不踏实。更可气的是,没来多久,这家伙开着公司的车就碰了两次。弄得老板恶狠狠地问他:阿健,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作为他的顶头上司,阿婵却看上他了。我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好上的。具体的细节无从得知。只记得阿健不知什么原因离开公司后,阿婵也开始从公司搬出外宿了。对人说起话来,笑总是挂在脸上。我们碰面时,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呵呵,我都快成别人老婆了!别再拿我开玩笑了哈!

没多久,就听说阿婵在东莞买房了,银子是阿婵出的。做了几年销售经理,阿婵还是攒了些钱。之后又从她口里得知,他们各自双方的父母家里都去过了。很快,就传来他们结婚的消息。

那时,我已被调到集团的另一个分店,听到这消息多少有些吃惊,真是闪婚啊。我和周边的同事都对这桩婚事并不看好。更有同事笑说,找阿健那小子,还不如找他呢。我笑着说,你哪有那命。人家一结婚就搞掂房子了,养个小白脸乍了?

一年后,我离开了X公司。关于阿婵的消息就此冻结。最近,我无意中从一朋友那得知阿婵的近况。情况比我想得糟。阿婵婚后两年,她和阿健的关系算是融洽,阿婵还生下一子。可就是阿婵坐月子的时候,事情发生了变化。阿健和一东莞本地妹好上了。那个本地妹刚离婚不久,据说他们是在酒吧认识的。本地妹承诺给阿健一笔钱,让阿健和阿婵离婚。刚开始阿婵又哭又闹,最后一狠心,还是把婚给离了!而阿健,也没和那本地妹好成,听说拿着笔钱就跑了。具体跑哪了,没人说得清。

现在,阿婵把小孩放回了娘家,又回到了X公司,继续做她的销售经理。只不过,她现在已经是一个单身母亲,也苍老了许多。听到这消息,我的内心瞬间沉重起来。而朋友补充说,不过,阿婵现在还是和从前一样,做起事来依旧雷厉风行,一点也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我说,她受的是内伤。不是你我用肉眼能看到的。

 

 

 

小丽

 

小丽是江苏人。有些胖,皮肤挺白。个头有一米六几,胖胖的脸蛋总是红扑扑的。说实在的,她不是那种让你一看上去就会产生特别印象的人。在我眼里,她真的很普通。然而,在我脑海中晃过这帮汽车城的丫头中,我又不得不提起她。

她是X公司市场部的助理,刚进公司的时候,看上去还有些腼腆。她的日常工作,就是协助市场部做一些事务,比如,地方媒体关系的日常维系,组织公司的文娱活动等等。或许是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在我印象中,这丫头大概在公司呆了个把月就完全变了个人,变得很活跃,嘴巴也挺甜,见人总是一脸的笑。尤其是和公司上层领导,关系处得特别好。一有什么要应酬之类的饭局,公司领导们经常把她带上。在同事的眼里,她算是领导身边的红人。再加上公司刘副总的爱人也是江苏的,而那时候刘副总的第二个娃刚刚出生,她经常带些小礼品上他家和他爱人拉家常。

可不知什么时候,或许是日久生情,这丫头竟和刘副总“暧昧”上了。事情曝光得很简单,有一次,小丽的室友在饭堂和小丽嘻嘻聊天,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昨天你和刘副总又去哪逍遥了?夜不归宿咯。尽管声音不大,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话硬是被人传开了。尽管这股风刮得不是特别猛,但大家已经心知肚明了,只是碍于刘副总的那张黑脸,也没人再继续议论开。

都说这个世界变化太快。没多久,小丽竟然主动搭讪服务部前台的小孟,时不时地找借口让小孟帮这帮那。小孟是广西人,刚刚被刘副总提升为前台主管,而且是公司从南宁某学院直招进来培养起来的本科生,可谓“苗根正旺”。俗语说得好:女追男,隔层纸。小孟很快就接受了小丽主动的投怀入抱,一本正经地和小丽谈起了恋爱。中午的时候,能见到他们坐在一起吃饭;下班后,经常能见到他们形影双双地走出公司,去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

见到小丽和小孟的牵手,大家尽管内心觉得小孟这人有些窝囊,但以为他们既然走在了一起,也该是个较为完美的收场了。然而风波并未就此消散。一天深夜两点多钟,小孟从外面醉熏熏地赶了回来,不知什么原因,这家伙和值勤保安较上劲了,先是用脚踹铁门,然后又是摔啤酒瓶,在公司门前大吼大叫,而后又哭了起来,大声喊着小丽的名字,我爱你!我爱你!

第二天,针对这场闹剧,公司并没有做任何反应,好像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正当大家还蒙在鼓里时,小孟的死党、也是同他一起从学校招进来的小柳悄悄道出了事件的实情:那天夜里,小丽和刘副总呆在一起。当小孟得知后,他的“醋坛子”被狠狠打翻了,因此在公司大门口上演了失态的那一幕。

在那段日子,刘副总的脸色比往常显得更黑。而他爱人似乎也觉察出了什么,每天到点就打电话催他回家。他也一改以往的习惯,不再给部门人员开夕会,早早地就开着车往回赶。小丽仍然像往常一样上班、下班,但是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听她同在一起办公的同事讲,她上班就整天聊泡泡,依然时不时往刘副总办公室里跑。

这种局面没持续多久,就传来小丽要辞职回家的消息。小丽走的时候,没有见到小孟,也没有见到刘副总。公司专门派司机开车将她送到了火车站,尽管对于从公司离职的人来说,这是罕见的待遇,但大家都显得平静。

小丽走后,小孟没多久就和财务收银的小霞好上了。而刘副总又开始抓着部门的人开夕会,一开就开到晚上八九点。这时候,大家又怀念起小丽在公司的那些日子来。

 

 

2010/7/27

 

注:博文图片来源网络,与本文无任何关联,相关人名已做化名处理。2011/7/14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3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