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访谈录]《玉溪日报》/长篇小说阅读:一段百感交集的精神之旅  

2011-04-13 21:36:04|  分类: 随笔:悟诗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阅读:一段百感交集的精神之旅

作者: 来源:玉溪日报晨刊    2011-04-13 第B05版:五版

  聊天对象:我市读者、作家、教师  主持人:蔡传斌
    现在来谈长篇小说的阅读,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很多读者、评论家都已宣称文学被边缘化了,长篇小说当然也不能例外,一些作家也回避不了这个现实,情愿或不情愿地默许了这种观点和这种现实。前久,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潘凯雄在上海一个研讨会上公布了一组数据:我国目前每年出版长篇小说1200部以上,但其中仅一半能进入市场流通,另一半因无人阅读,进了废品收购站。这组数据一定会让作家们在激动之后,变得沮丧、无奈,而读者面对着这样一个长篇小说创作高度繁荣的现实,如何选择,如何阅读,如何享受自己的精神大餐呢?近日,记者走访了部分市民,听他们聊文学,聊长篇小说,聊一段段百感交集的温暖旅程。
    
    国内近现代小说的发展与演变
    赵江云是玉溪师院的一名教师,爱好俄罗斯文学,曾对国内外的小说做过系统的研究。说起长篇小说,他先为记者精略地疏理了国内近现代小说的发展历程。他说,自近代以来,小说曾在我国的两个历史时期备受关注,一个是晚清维新变法至“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一个是20世纪末的文革结束后至80年代结束。这两个时期都是我国历史转折与文化转型的关键时期,都具有强烈的启蒙意味,小说被赋予了救国救民的崇高使命。例如梁启超曾提倡“小说界革命”,认为“小说为文学之最上乘”,能够改变国民性乃至整个国家的命运。这一时期的中国文坛上涌现了一批风格各异的现代小说大师,如鲁迅、巴金、老舍、茅盾、钱钟书、沈从文、张爱玲等等。
    赵江云说,在文革结束后的“新时期”里,一拨又一拨的小说佳作常常举国轰动、万人传诵,造就了一些引人注目的文坛新星和明星,如刘心武、张贤亮、张洁、古华、汪曾祺、韩少功、蒋子龙、谌容、张承志、史铁生等。但不久,各领风骚四五年的充满激情的80年代就结束了。一个弘扬人道主义、主体价值的启蒙时代结束了,小说的轰动效应也开始下降。进入90年代,政治环境、社会风尚、发表方式与阅读时尚的变化,以及价值观的多元化,使得当代小说不再具有强烈的社会使命感,而是成了越来越碎片化、私人化的日常生活叙事,即便写历史题材的小说,也是对教科书历史传统的颠覆与改写,使之更凡人化了。
    优秀的长篇小说是一部百科全书
    江雁是一名文学爱好者,生活中最喜欢读小说,最近读过的长篇小说有《金色笔记》、《我的名字叫红》、《胡利娅姨妈与作家》、《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荆棘鸟》……“长篇小说是一部百科全书,包罗万象,有自然、有知识、有情感。长篇小说气势恢宏,一定能看到男人女人或者其他动物,有美好,有丑恶,写尽人间百态。读长篇小说的过程是一个鉴赏艺术的过程,有欢乐,有悲伤,有失意,有惊心动魄,有得到与放弃。看着小说里主人公长长的一生,我不知不觉与我的一生相对照,从而激发起我原来并不俱备的‘先知先觉’,也平添了许多人生感慨。” 
    
    心灵的共鸣与感悟
    皮嬴,一个“卡夫卡迷”,卡夫卡的长篇小说《城堡》是他最忠爱的文学作品。他说:“十多年前,当我读完晦涩难懂的《城堡》时,主人公K试图进入城堡的镜头一直在我眼前晃悠。这让我感到十分困惑和不解……我真的无法理解他那些怪异的行为,卡夫卡要告诉我们的寓意是什么?直到今天,当我再一次触摸这本书,再细心去读它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是在触摸自己的命运,触摸我灵魂中最疼痛的部分。大学毕业后,由于一时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我突然感到自己丧失了身份,丧失了地位。没有工作,也就没有单位,没有归宿。我有一种被抛入社会后的陌生感、孤独感和危机感。这种痛苦一直无法排解,无法消除。很长时间,我一直像K一样努力找回属于自己的身份,找回属于自己的那个城堡。他把我们每一个人的绝望、迷惘、痛苦、无奈的种种姿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我的一个朋友曾告诉我,人活一世就是为了苦一个身份,一旦你的身份丧失了,你将失去一切。”
    
    好小说是有灵魂的
    尹宏灯是汽车销售店的经理,也是一位文学爱好者。他认为,阅读长篇小说,首先需要一种心境,必须将自己的内心腾空,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下,进入小说的“身体”,需要的是静心地投入。“一部成功的长篇小说是有魂的。无论我们是读中国名著、世界名著,还是当代的著名小说,如果仅仅是蜻蜓点水似的阅读,停留在某些情节层面,那是显得肤浅的,也无法真正领悟到小说真正的灵魂和魅力。说到底,小说真正核心的部分是人。阅读小说,无疑是读者与小说人物的灵魂对接和碰撞,让读者的心灵产生共鸣与感悟,而不仅仅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消遣方式。”
    尹宏灯说:“好的长篇小说是有魂的。好小说绝不是单纯的迎合某些人猎艳的口味,通篇下来都是色情和暴力的记录体。我想,一部有生命力的长篇小说绝不是一些垃圾或快餐,也不单是身体领域,更重要的是真正进入人的精神领域。也只有这样的小说,才能积淀民族的文化底蕴,才可能得以流传。”
    
    阅读长篇小说的难度与乐趣
    师永平是一名公务员,茶余饭后,特别喜欢读长篇小说。“我所接触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应该是《穆斯林的葬礼》,纯洁的梦、凄美的爱、痛楚的命让我深深地迷恋。我所接触的第一部古典文学是元末明初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有人说,西方文学艰涩难懂,这当然能够理解,毕竟中间隔着一层翻译。中国古典文学同样如此,对于普通读者来说,文言文太艰深,太难懂。要认认真真地读懂罗贯中的这部长篇小说,二十四史中的前五史必须细嚼慢咽,而先秦文学也必须做个大体了解,所以读一本《三国演义》我花去了三年时间。用三年时间读一本《三国演义》于我是乐趣,而于现在的年轻人,恐怕是‘惹不起,躲得起’了。中国古典文学中的长篇小说如此,外国文学长篇名著同样如此。长篇小说之所以为长篇,其涉及的历史背景、风俗人情、政治体系、文化传统都各有不同,一般的读者看过也就看过了,可对认真的读者而言就不行。这是读长篇的难处,也是读长篇的乐趣所在。”
    江雁说:“读长篇小说,用去了我大部分的美好时光,没时间逛街打麻将以及干各种非法的事情。这个使我终生受益的好习惯,使得我没变成购物狂和赌徒。读长篇小说,使我不再斤斤计较,不再和邻居吵架了。使我变得越来越高尚,越来越有智慧,越来越深刻,越来越不爱慕虚荣……”
    李世宗是玉溪的一名作家,他说:“我印象最深的一部长篇小说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小说很长,有好几部,我都从头看完了,主人公的经历复杂、曲折,特别是写到他到煤矿当工人,很震撼,对我的影响很大,至少让我面对所有的困难时能克服,不再那么消沉,能积极面对人生。当然还有一点意外的收获——大学时,一位女孩也喜欢路遥的这部长篇小说,我们就在一起交流心得,最后她就成了我的老婆。结婚后,我们还合写过一部长篇小说,名叫《采煤班的同学们》,我写前半部分,她根据我的思路写后半部分。写完后,还得到了一些作家朋友的认可。”
    
    长篇小说还值得读吗?
    赵江云认为,读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依然是一种有意义的生活方式。“长篇小说给了我们一个充满想象的世界。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都是有局限的,时间和空间的局限、语言和文化的局限,就是我们日常生存的限度。但阅读小说就像握有一把穿越时空的钥匙,让我们去不同的世界里体验不同的自然、社会、心灵和事件,从而拓展了我们的生活、延伸了我们的生命,使我们不再仅仅成为只会工作的‘单位人’或只会居家度日的‘家庭人’。小说为我们提供了对各种生存可能性的探索,使我们看到各种不同的人生,从而学会对别人的宽容;有时还能在小说中看到自己这一代人的精神状态,也能促进对自己生活的反思。”
    他说:“小说还让我们看到教科书以外的历史,成为民族良知的代言人。在对历史的重新书写中,我们才有可能不断逼近真相,去承担苦难,坚守心中那一份温馨。最近十年来有三部长篇小说就有这种价值:李洱的《花腔》、尤凤伟的《中国一九五七》和莫言的《生死疲劳》。这三部小说都写得既好看又有思想,艺术形式上也各有创新,在描写国家不幸、民族苦难和个人坎坷的同时,都还有些感人的爱情线索,使人看到生命的亮色。总之,长篇小说由于具有充足的表现空间,在当代部分佳作中,读者可以看到作者对历史、现实、爱情、命运等等人之存在的维度的思考,体验到这些思考,我们就是在逐渐完善着自我。”

尹宏灯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