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红豆》2011第10期目录  

2011-11-10 20:00:06|  分类: 流水:发表获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豆》201110期目录

[收录]《红豆》2011第10期目录 - 尹宏灯 - 宏灯的诗生活

 

南宁名片

003  扈彦伟    上善若水

                         ——见证中国—东盟博览会之荣耀与辉煌

本月主打

     错过(短篇小说)

     都是为了生存(创作谈)

李保平    记忆能否成为家园?(评论)

韩春燕    闲话力歌(印象记)

小说长廊

张学东    过客(短篇小说)

     佳期如梦(短篇小说)

     动情的耗子(短篇小说)

     香格里拉118号(短篇小说)

散文空间

     十二棵树

詹谷丰    番薯,1581年的历险(外一篇)

     茶庄·闲话

黄庆谋    归去来

深圳青年作家作品小辑(三)

秦锦屏    黄土里笑来黄土里哭(短篇小说)

       支教笔记(节选) (散文)

诗歌部落

尹宏灯    东莞第十年(组诗)

惠建宁    惠建宁的诗

     默白的诗

徐联雄    赋三篇

谭文广    谭文广的诗

主题歌

蓝瑞轩    美丽的红水河(组歌)

 

 

本期组稿、责任编辑:韦毓泉

 

地址 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  邮编 530023 电话 07715664408 邮发代号 48-23  国内统一刊号 CN45-1058/I 国际标准刊号 ISSN1002-6479 出版日期 每月1   6.00


来源:红豆杂志龙源期刊

 

东莞第十年(组诗)
文/尹宏灯

◎数数

那年我五岁,要上小学
老师要我数数
我一口气,从一数到十
老师就答应收了

那年我二十岁,南下东莞
没人要我数数
我意气奋发,从2001开始数
数遍了东莞三十二个镇区
从一个人数到了三个人
——

如今,我们继续数:
2010,2011,2012……


◎十年

我写下十年
忽然感觉一切是那么快
那么小,那么静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用手指抚摸这片土地的温度
世界涌动的,不是泪水
是青春的血。它奔涌着
许许多多,熟悉的影子


◎行吟

小时候,一个人走山路
怕,就唱歌壮胆
一路小跑,就把内心的怕
震住

这些年,在东莞
我仍禁不住唱歌,内心轻轻地唱
当然不是壮胆,这一路
一首歌,就是一副止疼药

唱出来了,就忘了疼
就又能轻快地跑一阵子


◎望

在南方,望得最多的是
车来车往,人来人往
生活中,处处是流水线

曾经相识的人,像一件件出厂的成品
停在记忆的码头,码得像
一座山。这就意味着消失
永远不再回来

这种生产,仍在继续
每天都有类似的产品被堆放在远处
堆久了,就锈蚀,模糊
或许在半夜醒来,才能看清
这些人的模样


◎奔跑

风在跑,车在跑
人在跑,城市在跑
房价在跑,日子在跑
地球在跑,月亮在跑

跑,飞快地跑
拼命的跑。就像太阳的光
只有方向,没有终点

 

◎铁轨

我的体内一直架着两条铁轨
它不长不短,刚好八百六十二公里
其实还可以更长一些
再蜿蜒一百多公里的山路
就够了。就能将冷冷冰冰的铁轨变暖
变柔,一直延伸至老屋门前的菜地里

这段铁轨,我整整架了十年。
它一直沉睡着,从不发出声响
可今夜它突然醒来,像眼泪一样
从体内涌出红红的锈斑
漫延至身体的每个角落


◎火车

它鸣叫着,把一个人从另一个地方送来
它鸣叫着,把地球上的两点拉成一条线
它停下来。更多的鸣叫
便穿梭在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

这些鸣叫,很快从尖锐、犀利
变得低吟、浅唱。唯有它
肆无忌惮地,一次又一次
将城市的喉咙,撕破

 

◎观音

一个人在远方赶路
总会慢下来,沉下来
这时候我想请一尊菩萨
就供在这灯火丛林的城市
当我把内心排空,排空
双手合一,她就来了
她远远地望着我
她有一双慈祥的眼睛
她叫观音。西游的人这么叫她
我往南跑,我想喊她姐姐

在南方,在灰暗阴冷的日子
是她用纯净的目光一直照着我
让我忍着,不喊疼

 

◎观音山

一座山。
一座庙。
一尊菩萨。

一尊菩萨。
一座庙。
一座山。

前者是巍峨的山
俯瞰大地。
后者是隐忍的心
仰望星空。

 

◎再话中秋

不是说一定要在中秋才思念起来
不是说一定要在中秋才月圆起来
思念的日子很多了
月圆的日子也多了

但这一天比较剔透,比较钻心
像山洪压抑得太久
就在这一天
所有的血连同灵魂
朝着嫦娥奔跑的方向
一同出窍了——


◎伪装

我走进夜里,我是黑的
我走在雨里,我是湿的
我在沙漠里,我是滚烫的
我在房间里,我是赤裸的

我要说的是
伪装的最高境界
是纯的,自然的,原生态的
不加修饰的

 

◎露

我要说露,在秋后
经过那场剧烈的疼痛
被打回原形——
它们就像一滴滴泪
零落在乡间的角角落落

我曾仰望,它们在头顶
那风一般的日子
那样的逍遥快活

 

◎活

一滴清水加一弯舌是简单的,轻的
但加上一场灾荒就复杂了,重了
一次呼吸加两孔鼻梁是简单的,轻的
但加上窒息的污染就复杂了,重了
一勺米粮加一张嘴是简单的,轻的
但加上天桥上的乞讨、露宿的流浪就复杂了,重了
一个家庭加一套小居是简单的,轻的
但加上疯涨的房价就复杂了,重了
一颗生命加一场苟活是简单的,轻的
但加上青天白日和苍茫大地之间的
万物生灵就复杂了,重了

这些卑微的、富贵的、三六九等的活
总让人,不由自主地掉下几颗
简单的、轻的泪水


◎背后

(说背后是因为背后有故事
说背后是因为背后有真相
故事的背后还可能有故事
真相的背后还可能有真相)

我在看谍战片、历史片、生活片
一大堆的剧情深入
就是导演拿着一把手术刀
让我们的目光
渐行抵达事物的本质

回到生活。我回头
背后只是一堵墙,白色的墙
它就静静地站在我身后
关于背后的搜索就此打住——
我不能、更不想穿越墙体背后的秘密

于是,我想说
肉眼抵达的背后,就是一堵墙
它呈现着,简单的白光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2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