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原创随笔]生命里,那只美丽的小企鹅  

2010-08-06 20:28:24|  分类: 随笔:在路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里,那只美丽的小企鹅
文/尹宏灯

 

小企鹅诞生的时候/我记住了宝鸡/那个小学地理课上念过的名词/我敲打着键盘/用人类现代的方式/向远方传递关爱与祝福

在南方,我不停地奔跑/偶尔上QQ漫步/某日传来熟悉可爱的闪烁/刹那,我明白了/缘分的定义/——那千万分之一的相遇

我喜欢上了这种方式/古典中美丽/与现代生活的交融/惟妙惟肖/疲惫与欢乐转换的瞬间/我习惯了守候/像麦田守望者般专注

梦幻闪烁着/若干年后的一幕/我牵着可爱的人儿/一同漫在黄昏的海上/欣赏落日的圆满/也聊着/活在生命里/那只美丽的小企鹅……

偶然中,从博客里翻出这首诗。一首很青涩的诗。日志记得很清楚,“2005年1月4日于东莞东城”。这一刻,我想起她,想起她的名字——冬儿,想起她的生日——1月11日。

我们认识在网络刚刚兴起的时候。正如诗中所写到的那样,当QQ刚刚走进网络时,我们在偶然的机缘中相识了。那年我18岁。正读大二。她14岁,正要中考,不久就上了高中。我记得她所的班级是宝鸡的宝成中学高一(二)班。而巧的是,我上高中的时候,也是高一(二)班。

一来二往地聊天,她叫我大哥哥。她告诉我,她的成绩很好,目标是某重点大学。父亲是名退伍的军人,父母都在一家飞机某设备制造厂工作。她是家里的独苗。她还俏皮说她是班上最高的女生。而我习惯叫她丫头。那是一个无限单纯的年纪,我们像许多人一样,通起了书信。印象最深的是,她每次都会在信封的正面画上一个可爱的笑脸,字迹相当清秀。

2001年初,我和我的同学们怀拽梦想,南下东莞开始了大学的实习期。说是实习,其实就是拿着学校的就业推荐表开始找工作。我的生活从此颠簸,根本没有太多条件上网。而有限的几次去网吧,我都会给她留言,写一些祝福、关心的话。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2004年。我们在中断三年联系之后,她忽然在某天出现了。小企鹅头像在不停地闪烁,她依旧叫我哥。告诉我她补习了一年,现在合肥某军校上学。我笑着说,你算是女承父业了。

或许是军校的生活和打工生活同样单调和枯燥,我们在网上聊天的次数越来越多,感情也逐日升温。终于有一天,她发个短信过来问我:“除了叫你哥,我还能叫你什么呢?”“亲爱的吧”,没有经过太多思考,我便开玩笑似的就发过去了。我的天!她真的回复短信叫我“亲爱的”。

我们就这样开始恋爱了。恋爱是甜蜜的。那段日子里,她每天要和我通电话半个小时以上,甚至在宿舍熄灯后,她还要偷偷躲在被子里和我低声缠绵。而我经常情不自禁地用手机为她写诗,调剂我们的浪漫爱情。

在我经历几个五一、十一的邀约之后,当2005年国庆长假来临时,我们终于见面了。冬儿从合肥风尘仆仆赶来东莞。尽管以前在视频里经常见面,真正意义上的见面,那是我们第一次。在火车出站口,我一直左右瞻望,是她远远地认出了我。她笑着对我说,还愣着干嘛,走吧!着实让我显得惊喜而尴尬。

一路上,我笑说对她说:傻丫头,你大老远跑来,就不怕哥是坏人!她回答: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但又想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了,我相信自己的感觉。再说,你每次聊天都是那么真诚,怎么可能是坏人呀?听完这话,我把她紧紧地把搂在了怀里。

之后短暂的四天时间,我们日夜形影不离,一起去K歌,吃羊肉串;一起去海边嘻耍,吹海风;一起疯狂地奔跑,亲热。我们感谢和沉湎于上帝赋予我们热恋的幸福美好时光。

然而快乐总是匆匆而过,经历这次刻骨铭心的短暂相聚之后,我们又开始两地相思。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已隐隐感觉到我们的恋情将会有花无果,也开始用冷静地思考审视我们的恋情。不仅因为她家境优越,而且军校出来后会有正式的工作分配。而我将继续以一个打工仔的身份在东莞奔波。因此,在我们之间,不仅有着地域、时间的距离,似乎更有一层无法超越的障碍。在物质化的今天,更显得真切的现实。

因此,尽管我们彼此都小心翼翼地维系着这份恋情,但终于有一天,她还是先开口了。她发短信告诉我:亲爱的,我累了,不想恋爱了!你有合适的,就先找一个,我怕耽误你!

我知道,这是她的真心话。但这句话仍像把刀子,把我刺伤。而在内心深处,我却又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她开始不接我的电话,不回短信,QQ上也不理我,我俩的联系越来越少。只有偶在逢年过节时,我主动发短信过去,才会收到她的回复信息。

一年后,我找到了现在的妻子。很快,我们结婚生子。当我把这个消息用QQ告诉冬儿时,她显得惊讶。而后又发来几句祝福的话。

冬儿从军校毕业后,就一直呆在宁波。而她的QQ一直对我隐身。如今,我只能从她不断变化的个性签名中,了解到她某一时的心情。但无论如何,我会一直挂念她,一直会像麦田守望者般专注,关注那只可爱小企鹅的变化。因为,她就像那只可爱的小企鹅,活在我的生命里,永远那样美丽,那样圣洁!

冬儿,你现在在宁波过得好吗?

                                              2010-6-20于东莞长安

 

(注:已发表在《南飞燕》2010年第8期)

http://www.dg10086.net/nanFeiYan/book_view.vm;jsessionid=abcslJ-Be-0vPe2d1shPs?id=988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