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诗集《奔跑》序:凌晨四点,写诗  

2010-05-03 19:30:14|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四点,写诗
——序尹宏灯的诗集《奔跑》
方舟

       如果说东莞是一座不夜城,那么在辉煌与迷离的背景下,总有几盏灯光是属于诗人和诗歌的。无论是狭逼的出租屋透露出的昏暗的灯光,还是充满诱惑的工业区明亮的灯火,有一些年轻的心灵始终无法入睡。年轻的尹宏灯常常深夜披衣,在《凌晨四点,写诗》。这个诗人的生活片断让我陷入一种猜想:为什么我们不能安静地睡去?是什么让我们在异乡辗转反侧、日夜思量?我想起了我十多年前写下的诗句:这是一个电光笼罩的夜晚,我只有忍痛地背过脸去,清点可能留下的歌唱。
       诗人留下的当然是歌唱。但在一个一路狂奔的时代,留给历史索检的更多的还是那些奔跑的身影——无数奔跑者的身影的叠加,构成我们这个时代的运动矢量和精神冲量。
       我从湖南籍青年诗人尹宏灯的处女诗集《奔跑》中,找出了两首关于“奔跑”的诗:“那天我四处奔跑/被风捏着鼻子/我跑到哪,它跟到哪/我停下来歇脚/它掐着脖子。四面是风/我钻进屋子//我开始无所事事。拿起//斧子,敲碎玻璃//又开始/四处奔跑”(《奔跑》),“跑,飞快地跑/拼命地跑。就像太阳的光/只有方向,没有终点/”奔跑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奔跑;奔跑,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奔跑的方向。 奔跑,成为这个流浪的外省青年不能篡改的宿命。
       年轻的宏灯就这样在外面奔跑了十多年。像《乡村日历》上懒散的时光一样奔跑,像《太阳岭》上的野风一样奔跑;在《乡愁》的《雾》中奔跑,在《南方的秋天》里和《阳光的废墟》中奔跑,在东莞《大生活,大生活》里奔跑,在蕴涵草根味的纸上奔跑。他的奔跑,抖落了南方的《绿》与《壳》,他的奔跑,见证了一个时代的《白》与《空》,他的奔跑,让他成为一名风中的诗人。
       我首先想说的是,宏灯的诗,是他个体生命生动的纪实。宏灯的诗,不仅有着他生活轨迹(如爱情、婚姻、家庭、孩子)特别是南方生活的瞬间的记忆切片,而且有着他对思想流转的猛然自省。这种对生活和思想的双重打量,让他的诗成为他生命中最鲜活和富有质感的“存在物”。“闭门觅诗非诗法,只是征行自有诗”,诗,不是臆意出的空中楼阁,不是贵妇人的闺中的把玩品,更不是阿飞者流的满嘴脏话,诗是粘着血肉与和着泪的心语,是诗人与这个世界发生密切联系的通道。宏灯的诗就发生在路上,在时间的岔路口,在身体某一个痛感的部位。在《2002年,在清溪》、《客居白沙村》、《一个人在城市的午夜醒着》、《十二点五十:我挣扎着爬起床》、《当卡插入卡钟》、《深夜,给她打电话》,在这些时空的节点上,诗人将“浩瀚的大海”装进胸膛,有深情、有忘记、有疼痛、有凝神。这让我想起古代中国的诗人,他们的诗就生成在某一个滞留的驿站,某一个离别的渡口,某一处感怀的土丘。即使现当代诗人中,鲁迅、戴望舒、徐志摩、卞之琳、李金发、何其芳、艾青等,都无不以“孤独者”“寻梦者”“羁旅者”“夜行人”“倦行人”“浪游人的心”为母题,淋漓尽致地塑造了一组组行吟者的形象。在时间的“荒原上”,在时代的风雨里,诗人或临风而立,或秉烛夜照,或苍茫四顾,或心游六极,他们的内心是跳动的、奔涌的、忧郁的,他们就这样小心地养育着诗歌的胚胎、诗歌的晶体。我想,只有当诗歌的主体发生重大的心理与时空的移位与拉扯,才能迸发出诗歌的势能,呈现出姿彩各异的光芒。在当代中国,正是时代的大转型、大流动,生存个体空间与内部心理容积的不断挤压与扩充,无数“本省青年”成为“外省青年”“拿暂住证的人”,才产生了一种新的“外省青年文化”,“外省诗歌”也成为一种诗歌实体得到了应证。尹宏灯的诗歌就是这种“外省”诗歌的代表(我仍然不想把尹宏灯的诗歌界定为“打工诗歌”,打工只是一种生存状态,诗歌只和心灵有关)“本省”与“故乡”,“外省”与“羁旅地”,“乡愁”与“冲动”,“过去”与“现在”,“前行”与“返回”,一组组矛盾、一对对因子,就这样被合理地安放在无声的诗歌里。
       尹宏灯的诗大都短小精细,属“诗歌小品”。这是宏灯诗歌的一大特色。尹宏灯的诗大都是几行,十数行,上三十行的诗已属罕见,本诗集最长的莫过于他的《乡村日历》《阿Q在东莞》等“组诗”,即便这些也是以分节各自成“篇”的短诗组合。我想,这一定得益于中国古代诗歌对他潜移默化的影响。在中国诗歌的各种诗型中,包括绝句、律诗,大部分古体诗和词都是短小精悍型的,即使成套的散曲较长,但个曲则同样是很短的,所以,有中国诗歌为短诗型一说。据说俄国第一个介绍中国文学并编写了世界第一部中国文学史的汉学家瓦西里耶夫,曾感叹道:“如果我们了解并高度评价普希金、莱蒙托夫、科里左夫的一些短诗,那么中国人在绵绵两千年里出现的诗人,那样的诗他们有成千上万。”现在有人反思中国没有史诗传统,但正是中国的短小诗型,使诗歌成为了中国的主流文化、人人知晓的“大众艺术”。诗歌的感染力和思想容量,当然不是以诗歌的长短为尺度衡量的,短小的诗歌同样产生伟大的作品。
       含蓄、节省、象征、留白,都是中国短诗的一贯手法,宏灯的诗歌中就大量地使用了这些技法。如《行吟》一诗:“小时候,一个人走山路/怕,就唱歌壮胆/一路小跑,就把内心的怕/震住//这些年,在东莞/我仍禁不住唱歌,内心轻轻地唱/当然不是壮胆,这一路/一首歌,就是一副止疼药//唱出来了,就忘了疼/就又能轻快地跑一阵子”这样亲和流动的句子、自然而然的结构、简单别致的诗节对比,而且短短十行,视觉、听觉、情节、人物、内心,可谓“境界全出”,给人的冲击力一点也不亚于歇斯底里的“呐喊”式的抒情。作品《黑与白》只有短短的四句:“炭说:我要变白/一些人生起了火/一些轻飘的白,开始飞”。还有 《废墟里的阳光》:“第一粒阳光/掉到了塔尖,那是佛光/第二粒阳光/掉到了塔肩,那还是佛光/第三粒阳光/掉到了塔底,消失在废墟里/废墟堆上,长出成片/向佛光虔诚朝拜的/向日葵”,这种巧妙的并置与排列,这种不声动色的隐忍——深情的笔触却以零度的情感呈现,让我们看见了底层最发光的“部分”,甚至可以说,这首诗完全可以成为一个时代牺牲者与奉献者最有力量的寓言。
       在诗歌语言上,尹宏灯也基本形成了自己的特色。总体地说,宏灯的语言较好地把握了口语的尺度,文而不野,在叙述性语言的口语层面,通过诗歌的省略与转折,获得语言的节奏与张力,余音未了。这是十分难得的。宏灯在与我的网上通信中,也谈到他受到过湖南籍广东诗人谢湘南的影响,在诗歌中注重细节的移植,如他的关于出租屋和“阿Q”在南方的纪实的作品中,大量地使用了个性化的生活瞬间和片断,真实客观,“拼贴”出只有“南方以南”才有的特殊经验。虽然在作品的局部技术处理上,有时会稍显粗糙,这种对生活真相的还原与呈现,使宏灯的诗不虚、不狂、不躁,有一种真实的美,真实的力量。
       尹宏灯还是一位情感细腻、深情款款的诗人。在《奔跑》诗集中,有不少是写给孩子、写给父亲母亲的诗歌,或直接、或含蓄,思念与欣喜,沉默与对话,短短的篇什里,流露出作者无限的情愫。作为一个父亲、同时也作为一个儿子,宏灯在异乡的日子一定饱受思念的痛苦。这一代出门在外的寻梦者,他们比任何人更懂得天伦之乐、更渴望人间的真情,而他们把这些埋进了字里行间,他们的诗歌是一封封没有寄出去的家书,它抵达所有相通的心灵。
       难能可贵的是,尹宏灯在诗集的最后一辑《潜伏》中,充满了对生活的富有智慧的哲思与了悟。诗人只有生活的积累和写作训练充分完成后,其作品实现突破的可能才刚刚开始,最后的跨越取决于诗人心灵的大小与边限。在哪里思考,诗歌就在哪里起跳,尹宏灯已明智地选择了增加自己写作的难度的路子,相信他有更高的目标。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东莞,在广东,在所有南漂和北漂的人群里,有很多像尹宏灯这样和诗歌保持亲近的人,他们漂泊的青春和结实的诗歌是这个时代最直接的精神证据和最美的心灵收获,尽管这种“证据”和“收获”让人陡生出些许沉重,些许沧桑。在一个盛行话语霸权、“阵营森严”、其吵闹声让人疲惫的诗界(一些真正的写作者早已绝迹于“诗坛”或潜入民间),如何解放诗歌的民主评价机制,建立现代汉语诗基本的美学评判标准,激活诗歌生命力,让更真实有效的写作浮出水面,是诗歌内部“道德建设”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说“诗坛”早已堕落,但诗歌的“面容”依然需要清朗示人。
       一个一边在4S店卖着“奔跑”汽车的尹宏灯,一边在《凌晨四点,写诗》而且奔跑着的诗人,这个世界一定会为他屏住呼吸,并让开一条大路。
      祝愿尹宏灯的诗歌创作能走得更远!
(作者方舟,一级作家,东莞作家协会副主席)
                    2010年5月3日于南城西平迩卑斋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
阅读(802)| 评论(4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