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诗集《奔跑》附录诗评二:焠火  

2010-01-20 19:58:55|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焠火

——诗人尹宏灯及其诗歌印象

文/雪 峰

 

与诗歌遭遇的人,总会不可或免地剜着自身伤痕,嚼着痛苦牵绊与追问的距离,躅行于先期而至的“远方”,在思言中及至之外,期许着生命式的慰藉。诗人尹宏灯通过诗集《奔跑》,承负起对此种慰藉的追寻,它就像一道焠火煅烧后的皱纹,凝结着对于缘生领会的关照,与对未达期许先声的触及。而在对此一慰藉的追寻中,宏灯以他燃烧的知觉,焠炼着生命的硬度,沉入思悟的湖底,注释着凝重的淤积。

 

空巢

 

读宏灯诗《乡愁》、《故乡》,以及那些写给父母、妻子和孩子的诗,我们似隐约感到,诗人如黑贝尔般,对人们诗意栖居的“故乡”,满怀“乡愁”,在对故乡深情召唤的聆听中,汲吮着“情”的味觉——

 

一根弦被拉断

村庄就不远了

 

我要打马回去

我要带上刀和女人

 

除了村庄,她们

是我的唯一和全部(《乡愁》)

 

故乡锈了。在一深夜

被人发现。连夜撬开

沉睡多年的玻璃

双眼仍被童年那场雾

朦胧着。记忆像头犬

嗅着乡村的烟

便缓缓往回爬

 

它爬过的土壤——

长出成片的绿庄稼(《故乡》)

 

毕竟,诗人同样流浪在异乡,开拓着生存;同样流落在世界上,垦掘着未知的领地。但能够就此将诗人浸入海德格尔意义上的“乡愁诗人”么?当读到他的《浮·沉》,诗人的思言,竟似别有蕴境,他折起的,许是那条通向“或许可能”的悠长小路,那段对“或者如是”般守望的距离——

 

已到秋天,叶子在枝头

短暂停留,又得挪动

行囊。风,将往

哪个方向吹?

 

一只久浮空中的鸟,衔着它

开始筑巢(《浮·沉》)

 

在对预期的期守中,诗人建构着属于自身的“梦想的巢穴”, 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构建?在无定的人生中,预设着“或许可能”的“归宿之乡”,并为之执著、奋争,生命的全部意义,全部可能,俱皆容统在对这个“巢穴”的搭建与构筑中。这是什么样的巢呢?——

 

空的。巢

我要把一双羽毛放进去

我要把一朵夕阳放进去

我要把一巢天空放进去

巢的枝头有了动感

巢的生活开始鲜亮

 

我知道,空的巢

它是被我的目光击中

才有那么幸福

我也只是对着它

说了一堆空话

才发现有那么幸福!(《空巢》)

 

一个干净的、纯真的,充满期待、遍布美好的梦想领地,居然不过是一个“空的巢”,它予人的,是无奈、失落还是无语?生命的期许,被无奈、痛苦以及追问的无可抵达拧折着,经历焠火的煅烧,凝成布满沧桑与失落感的皱纹,多悲凉?但是,诗人依旧执著与决绝——

 

当自己的石头被举起

眉头一直无法

痛快地舒展

 

我知道,它始终要落下来

自己的石头,我也不可能

把它砸向别人或别处

 

还是垂直砸在自己脚上

我已准备好,足够的疼

好痛痛快快上路(《舒》)

 

正是对这种“空的”“可能的”拓开与舒展,甚至仅能收获失落的美好希冀,反倒成为“幸福”的根源,并且诗人对这种“幸福”的期待与收割,义无返顾——

 

请给我一把刀,一次拥抱

还要一场暴风雪穿过体内

 

孩子,一个人走在路上

除了勇气,鼓励,更需要

经历一场从内到外的疼痛

 

就像一把烧红的刀

必须来一次激烈刺骨的淬火

在风雨中,才不会生锈(《风中祈祷词》)

 

诗人的决然,不在于“发现”与“印证”,而在于“撕裂”,——在于梦断历存撕裂的刹那,对“既成实现”的拥有;在于对我们所居的世界,一次涉身处地的撕裂、解构与质询;在于对“本来世界”深邃的触摸与领悟。——在此其间,诗人的知觉猝然燃烧,生命的硬度在“或者如是”面前被焠炼着,以期抵达“幸福”的实现与囿有,这就使得诗人脱离了个体感验的狭窄空间,融入人类全体,共同感味人与世界现象式的疏离。

 

距离

 

在此一欲达未达其间,诗人竭力与外物保持距离,——在与外物之间断离出的沟壑般的隐性距离上,寻求差异,用无形的慧眼关照万物,并以此作为突破的手段。这段距离,潜伏着陌生的隐喻;这段距离,也成为在未来预期与当下到场之间“评判”的基底,诗人的痛苦、惆怅、愤慨、批判、呐喊皆由此起源。——

 

这条路,我压着

我记不清有多少次

来回游走在工业区的大道上

抛出声音,香烟的死亡

半醒着的姿势,印迹

 

我想歌唱。我一直寻不着

和谐的节拍

在时间的裂缝里

我像一个陌生的来客

 

有多少次,我接近

我试着敲碎着梦的样子

遥远,模湖的清晰

我聆听真实的心跳

一次次,呼吸

在夜空

在灯火丛中

无声,无声

我游走,时间像

无形的杀手(《游走》)

 

在宏灯的诗中,流淌着牧歌式的悠扬,海子般的忧郁,也喷溅着惨烈的鲜血,一如鲁迅先生无声的呐喊,在抗衡与诅咒中滋生,诗人用深沉的疼痛,叩击着追问的距离。

——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多次在宏灯诗中出现,如果不是诗人对阿Q式人物情有独衷,那么就是诗人力图拓展着批判的边缘。诗人对生存境域中那些令人愤慨的现象,深恶痛绝;而对那些闪光事物的关注,则葆有纯真的疼爱。这种双重评判,可能源自“二元”思辨,也可能是由对完满期许的先期抵达,与既成实现之间形成的,无可填补的沟壑决定的。但谁又能保证“明天比今天更好”?谁又能确定下一刻涌现的“无常”?须知所谓的“明天”,无非是由“今天”以及对期许实现的无定“涌现”旋荡构成的。——然而“呈现”,恰恰是在这种对“实现”的期许与“涌现”结构中反构实现……

诗人距守在这个距离上,披着语言的外衣,试图剥开“呈现”那肃重的淤积。

也许,本没有那个猜想的距离,人们不过是在期许罢了。诗人的弹性在于,他辟开了触及的悖谬,在沉沦着的遮蔽中,更加接近本来的世界,一个陌生的,无法用思言照会的、被结构所结构的本初世界。在思言之外,透着诗人自由、灵动地领会——

 

我看不见痕

我对上帝说

 

一些灰白的事物

被打捞出来,变成

化石

 

我伸出手去

想托起它们

发现世界,很空(《痕》)

 

远方的远方

 

我们读宏灯的诗,会有种闲话把酒般的亲切,许是缘于诗人尝试着,将日常语言接入诗歌。在日常语言中,尝试发掘隐藏的,或者说散失的诗性,——

 

会生锈,会变成铁屑

会像一堆坚硬的石头那样,躲在

一个安静的角落哭泣

会从遥远的村庄跑到这繁杂的闹市

会让现代的GDP不断地修理自己的骨头

会像傻子一样继续伸入这拥挤的人群

 

除了这些,还会什么呢?

它隐隐的疼,好像

正来自另一个人(《铁》)

 

铁“会”有各种“可能”,可它“隐隐的疼”,为何“好像/正来自另一个人”?“我”,是被他物所结构,还是自身“呈现”的?只能从幻化缘生之初,那散失诗性的“思”的巢穴中寻求启示……

    在此一思的巢穴上,诗人又将思感,伸向欲达未达的“远方”,而那远方,或许早已“先期而至”,——

 

有人向我说起了远方

其实远方不远

当然,远方的远方也不远

 

其实真的就没有远方

是我们把目光伸得太远了

连自己内心的魂,都够不着了(《远方的远方》)

 

对“远方”实现的期许,促成了人“活在当下”的茫然。远方的远方,也许若朦若幻,虚渺无际;或许并不遥远,它的启点,也许只是“发现你自己”,“实现你自己”!——

 

由碳、氢、氧元素构成

由肉体和灵魂构成

由七情和六欲构成

由良知和邪恶构成

由一半和另一半构成

由你、我、他构成

 

当写下一撇一捺时发现

“人”是由

急剧的波峰和缓缓的低谷

构成(《解构:人》)

 

诚然,“人”是由/急剧的波峰和缓缓的低谷/构成;那么世界呢?——万事万物又何尝逃脱得了“涌现”?

——涌现!世界结构的本基趋向:本原结构为维持自身,而扩张自身趋向结构、吞噬他向结构,并与此同时降生新向结构,而本原结构仅仅通过结构着结构而护持自身的“涌现”。如此而言,“实现你自己”,一如“毁灭中的创生”,在对未来无尽的期待与无定的界构中,使自己一如自己那般“呈现”出来。莫非诗人的建构,也正在于透过焠火的熔炼,“在或者可能般守望的距离上,发现自己、实现自己”?或者说,“万物自在自为而为万物”?此一建构,又何尝不涵蕴着“美”之流溢?

尽管宏灯的诗,攒着失之凝炼的意象,奔行于过往的思言,仍需拧束与锤磨,但对知觉燃烧的诗性捕捉,却使他在陌生的间距上,获得自由、慰藉与勃发。诗集命名为《奔跑》,莫非也饱含着诗人对于生命之思“呈现”的追问、挖掘、填充与期许?

祝福宏灯!

 

【雪峰】原名孙雪峰,197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肇东市。当代文艺评论家、诗人、作家,《当代中国》杂志社副主编。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群星诗社
阅读(487)| 评论(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