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蚂蚱诗评【向善良的人性呼救——读尹宏灯的诗】  

2009-07-26 17:50:47|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蚂蚱诗评【向善良的人性呼救——读尹宏灯的诗】

     对尹宏灯的诗歌并不很陌生,其一是这个似真名又像笔名的雅号给过我造成过印象,其二是他的作品在我记忆中一直保持着较高水平。给我完全相同“印象形式”的还有姜了。当然,尹宏灯的诗我读的并不是特别多,但今日集中阅读了他的一些诗,当初的某些印象便被重新唤起,这是诗歌的魅力所在吧。
  
  尹宏灯的写作很容易被归类,他所关注的内容和他的语言运用都是十分鲜明的。出租屋和录像厅里散布着他的触感神经,车间的流水线上挂着他的笔和纸,社会底层生活在他的作品里就如包好的人血馒头或者在风雨里拉车的骆驼祥子一样鲜明、生动、残酷。我的评论就从这些近似“冷酷”的思考谈起。
  
  ■冷静的思考。
  
  作者对他所熟悉的社会生活一直在进行深度思考,这种思考是在人性层面上逐一展开的,在他的作品里难以见到轻松和喜悦,以致于他的作品整体是灰暗的,甚至黑色的。他用这种阴冷笔调向人性与良知发出重重的疑问和呼救。
  
  《血》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组诗,作者呈现的便是这样一种残酷的社会现实:
  
为什么总是要站在楼顶上或者高高的天桥上
  自始自终你都躺在金字塔的最底端
  
  你站起来了,爬得很高
  为了迟到的、无望的、本该属于自己的杯水车薪。
  我担心的是,灵魂的失足和社会的失足
  比你的失足更让人心寒
  
  当我在这首诗中读到我所熟悉的一类社会新闻的时候,它引起了我深深的共鸣。从瞠目、唏嘘到熟视无睹,人们已经变得麻木了,而讨薪者却一个又一个继续付出着生命的代价。于是,作者继续写道:
  
  
内心空荡,灯红酒绿挤满了肠胃
  用头颅撞击过后的土地
  血流尽了,很多人依旧没有醒来
  ……
  许多人流血了。把血流完最后一滴
  像一片叶子等待露珠;一阵风等待轻抚
  一直无人关注呵
  
  不过,在这首好诗的结尾,无奈和逃避令这首诗降低了些许高度。在向读者敬了一盆鲜血之后,又端上了一杯温茶,这种思考呼唤自然与和谐,却减弱了思考的力量:
  
  
世界多美好。不要再谈刀,谈血,谈死亡好吗
  我们能不能坐下来,聊一聊太阳,月亮和星星
  聊一聊土地、庄稼、炊烟和牛羊
  聊一聊爱人,孩子、清晨和黄昏
  
  从明天起,能不能腾一块干净的土地
  劈柴做饭,放牧春耕。生老病死,顺其自然
  
  同理,像《大生活(组诗)》那样的作品也是相对乏力的,而且泛泛。
  
  ■“打工文字”的本色。
  

  尹宏灯的作品有着鲜明的“打工”烙印,作为这一群体的代言人是值得尊敬的,而作者也以一首首掷地有声的诗歌为这一群体呼号呐喊。在接受盘剥、金融危机、工厂裁员等大背景下,尹宏灯的诗紧紧抓住了时代的表情。
  
  读过尹宏灯的一些诗之后,我常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我们的那些烦恼是如此的奢侈。有时也会有中青报《冰点》那句名言“活在北京,有罪啊”的感觉。
  
  我想,这是因为一个人的良知受到了责问的缘故。
  
  《东莞,东莞》也是我很喜欢的一首。作者在诗中这样表达——
  
  东莞,东莞,我仍踩在这片土地上
  仍在这片土地上放牧,春耕
  用风一样的光阴
  汲取钢筋水泥中的养份
  用茧的双眼目睹这座城市成长的快感
  
  东莞,东莞,我仍踩在这片土地上
  尽管妻子还在唠叨她的故土
  尽管孩子的故乡还无法定义
  但逝去的青春就像一个交出贞操的女子
  我不得不继续在这片土地上
  呼吸、奔跑,执著而耐心地
  坚守一个熟悉的身影
  ……
  
  在《5S》中,我很感怀于这样的诗句——
  
  
公元2008年,她被市场放大,像一把膨胀的利斧
  “整理”、“整顿”的,不再是工厂角落的瓶瓶罐罐
  而是人,背井离乡的人,成千上万的人——
  他们被“清扫”出厂,“清洁”一身,然后打道回府
  ……
  在这一年,我养成一个好习惯(5S里叫“素养”)
  开始用蛇的眼光,研究动物的冬眠
  
和整个世界的失眠
  ……

  
  ■自我命运的升华。
  
  除了为打工群体代言,作者还对自己的人生命运不断进行挖掘与剖析。在很多首诗中,都有作者在现场。或者说,在很多首诗歌中,作者都是在被描写的对象之中,诗人的命运与作品的内容是可以互换的。
  
  这让他的很多作品更像诗歌体的日记,这让他的很多诗歌具备了天然的现实感。
  
  在两首先后写就的诗歌《去向》中,作者以细腻的笔触和真实的细节讲述一个年轻的家庭曾经有过的徘徊,对未来前景勇气以及潜在的忧虑,令人感动异常。
  
  当然,最让我感到震撼的还是那首《写给我一岁的宝宝》——
  
  
这是为什么,还不能向你解释
  什么是异乡,什么是漂泊
  父亲只想告诉你,你不必像许多哥哥姐姐那样
  在电话那头喊着爸爸妈妈
  孩子,爸妈就在你身边。当你发出“爸”的音符
  父亲的眼睛里就会发出幸福的光亮
  孩子,你的天空是美好的。大胆地向前走
  这个世界的门,已向你敞开——
  
  作为一个年轻的父亲,我读到这首诗时,心底和眼内是湿润的。我不由得对这样的父亲产生由衷的敬佩,对这些文字发出由衷的赞叹。
  
  ■朴素辩证的语言。
  
  很想再说说尹宏灯的诗歌语言。这是一种自然、朴素、结实的表达,新鲜的比喻和意向在他的诗中时常出现,但他的诗歌内涵深刻却很容易被解读,这是尹宏灯很多作品所体现出的共同特点。这让我更加相信,好诗不需要炫词。
  
  在《年味》中,质朴温暖的文字就是这样在炉火中缓缓地燃起,我相信几乎没有人会说读不懂这样的诗歌——
  
  
虚掩的门被风推开的时候
  一家人正围在炉火旁
  火堆里,正燃烧着从远方
  打包回来的日子
  
  风顿时感到羞愧,全身
  上下开始发热。他不得不
  静下来,停下奔跑的步子
  ——
  眼下,老屋快乐得像个孩子
  他决定,就在今夜
  陪老屋一起失眠
  
  在《望乡》中,浓烈的家乡情、父母情用最简朴的语言在电话听筒里娓娓道来,让人去体会一个儿子那份轻轻掩藏着的大孝之道。
  
……
  在一雨夜,我寻着避风港
  我把疲惫了的
  手,脚,神经,血管
  统统的,驶进了
  楼下的电话
  乡音,家,妈念不完的经,爸的病
  象天上的星
  很远,很近,近了
  
  拥挤的话
  在喉咙边徘徊
  我告诉爸妈
  南方的夜景
  很美
  
  “一就”的从句句式是尹宏灯喜欢使用的技法,而且运用得十分熟练、恰当、自然,为他的诗歌增添了很多语言魅力。“一就”句式为很多诗人所如钟爱,“一”也经常被省略;它简洁、直接、辩证,带给诗歌很多妙趣和值得玩味的元素:
  
  《玻璃球》——
  
  
一滚,就滚到童年的眼里。
  一滚,就滚到童话故事里。
  
  玻璃球。从大老远的村庄赶来
  这次,它击中一个成年人眼睛
  流出了血。这个人却大喊过瘾
  
  他望见童年的她
  朦胧地迎面走来
  
  《我站在小草中间》——
  
  
小草一伸腰,春天就来了
  我来不及守望村庄的春天了
  
  我得赶紧回去
  我要把自己敲成城市的金属
  给田里的禾
  稍回点买化肥的银子

  
  《蝶语》——
  

      他们从乡下来
  他们在城市里奔跑
  
  周末的天还没黑下来——
  在黄昏的草地上
  他们像两只蝶。
  
  城市说,好一对鸟男女!
  天就黑下来了
  
  
  《低语的村庄》——
  
  鸟不说话,池塘的水
  不说话,田间的草垛
  不说话
  
  皮鞭开口
  老牛憨叫一声
  
  春天
  就这样开始了
  
  
  ■底层的出路。

  
  作者深深植根在社会底层,作品也主要表达这一阶层的情感和际遇。因此,作品的视角也受到某种局限,需要对自己的读者层进行更多的研究与剖析。写谁的问题解决了,还有一个写给谁看的问题。这也是很多人的诗歌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对尹宏灯来说,则是底层文化、打工文学所面临的问题。
  
  像《打工文学》那样的杂志并不能真正让打工文学走向成功,也难以改变许许多多人与文化的弱势现状。打工文学作者必须站到更高的高度,才能挤进主流读者的视野,才能吸引更多读者的目光。因为,若只是在这个群体内去撞击和共鸣,所有这些珍贵的创作都会贬值。
  
  当然,困难是巨大的。
  
  我以为,在一系列纷繁复杂的问题面前,我们应该回归诗歌的本质目的:在陈列伤痛的同时,一定要唤起爱,而不只是表达恨;一定要唤醒良知,而不是宣布无药可救;一定要有喜悦和欢愉,而不是每一张脸都随时阴郁和痛苦着。
  
  因为,感动比同情更能持久。
  
  引起我这种担忧的另一个原因,是在《宏灯诗话——你为什么写诗?》中的表述:“我想把诗养起来,就放在自己的内心。像婴儿一样,让她健健康康成长,快快乐乐地生活。”我更希望,这是诗人在当前生活状态下的一种权宜之计,或者是在拒绝某种“文学污染”的入侵。
  
  最后,我选取尹宏灯《写给我一岁的宝宝》中最让我动容的一句作尾——
  

     父亲只想告诉你,你不必像许多哥哥姐姐那样
     在电话那头喊着爸爸妈妈……
  

     这是爱的力量。
     有了爱,我们描写和经历的那些痛苦才变得伟大!
                                                                                                                      
2009725
                                                                                         (匆匆写完,难免有错字,请大家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