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原创诗评]我眼中的李明亮  

2009-03-27 17:44:14|  分类: 随笔:悟诗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眼中的李明亮

 ■尹宏灯

 

今天,明亮兄在QQ里跟我讲,他们当地文联的文学季刊,近期要推出他的一个诗专辑,要放些别人的评论在后面,问我有没有兴趣写点。其实说到诗歌评论,我倒是个门外汉,自觉才浅,拿不出像样的所谓理论套路,在大师门前玩弄斧柄,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习惯于听别人品诗、论诗;但明亮兄开了口,我倒挺愿意做一次尝试,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李明亮,一个真实的诗人。

和明亮兄初识应该是2005年,在《打工诗人》的坛子上;不仅因为他是《打工诗人》的编委,更重要的是那时大家都经常在坛子上溜达;又都有着同样的诗歌品性,一来二往就算认识了。后来,就不时能收到他从浙江寄来的由他主编的一份企业报。而明亮兄让我真正留下深刻印象的是2008年。因为从这一年开始,他就像出鞘的剑,更像一匹奔腾的黑马,在文学道路上频传捷报。

2008年1月10日,《台州晚报》整版刊登了《打工诗人李明亮:在漂泊中抒写底层的灵魂》,对他打工文学的创作之路做了一番详细报道;同年11月,他获得了当地的“十佳新路桥人”提名奖;12月,他的作品摘得《星星》诗刊举办的首届农民工诗歌大赛一等奖;2009年1月,再传佳讯,他拿下台州“青年文学之星”奖,这也是台州市青年作家的最高奖项。据了解,他已被台州市作协推荐,申请加入浙江省作协。他,不得不让我想起东莞诗友郑小琼。在艰难的打工路上,尤其是在追求物质化的今天,能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

打工是沉重的。明亮兄能取得这些成绩,当然取决于他一直以来在诗路上的坚持。诗品如人品,所以,我必须拿他几首具有代表意义的作品来读,哪怕是做一次断章取义地解剖,这样,也让人更清晰地看看他的内心,他的诗魂。

 

星星还躺在露珠的怀里

5点00分,起床的铃声钻墙而过

将凉席上蜷缩的睡意

拦腰切断

……

哈欠

把通往厂区的小路铺满

雪亮的路灯将我的双眼刺痛

一滴热泪低声对我说

这里是刚过五点零零分的深圳

这里离皖南的那个小山村很远

                                 ——节录《这是凌晨五点零零分的深圳》

 

《这是凌晨五点零零分的深圳》是明亮兄1999年南下深圳打工时期的代表作,这首诗的诗题,很让人想起诗人食指的诗歌名篇《这是四点零八分的北京》。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诗人,各自通过自身的真实感受,真实、形象而细腻地描述了一个特定历史的生活片断。这首诗,颇能直抵打工者的心灵,共鸣打工人的脉搏,也让局外人“读到了感动,读时为打工者的艰辛噙泪”(引自《诗刊》编辑孙文涛语)。

如果说上述这首是明亮兄创作初期的诗,还略带有些个人情绪化的味道,他接下来的创作诗风则越走越厚沉,在表达手法上,逐显老道。

 

一个被称作民工的男人

一张草席说出了他的所有秘密

——节录(《裸睡的民工》)

 

一辆汽车飞驰而过

强光掴在他的脸上

明亮而温暖的光里

他用手指拢了拢头发

——节录(《赶夜路的乞丐》)

 

在这两首诗里,明亮兄没有急于要表达什么,只是通过极其平常的素描,让读者自己去品,自己去感受。张力实足,耐人寻味。

故乡,一个让游子永远思念的主题,也是作家文人取不尽的创作甘泉。明亮兄对故乡是这样表达的:

 

灯亮了,看见老屋的灯亮了

我还看见

泥墙外有个打着手电的黑影

我知道,那不是别人

只会是  我的母亲

——节录(《凌晨两点的故乡》)

 

他们的悲泣或者歌唱

睡在门前山上黄土里的奶奶听不到

四个早已嫁出门的姐姐听不到

我和我哥——两个在浙江打工谋生的儿子听不到

只是  在十来间空荡荡的矮屋里

钻来钻去,然后

散落在寂寥的山村和天空

——节录(《父母》)

 

读完这两首,乡愁油然而生,寥寥几笔胜过千言万语的呼唤,让人产生恨不能马上归家的情绪。这也正是诗歌独特魅力所在。

在诗风上,明亮兄尽管一直坚持沉稳的调子,也不乏有俏皮的句子。他在《与一只老鼠狭路相逢》中这样写到:

 

他用手碰了一下胡子

算是向我敬礼

又看了我一眼

算是对我打了个招呼

然后轻盈地从我的身边一下一下跳下台阶

 

我看清了

这是一只有些跛足的短尾老鼠

一个星期来,每晚我都把剩饭放在旧沙发旁边

请他作为晚餐

然后让他在沙发上

陪我同室睡到天明

 

在俏皮的句子背后,饱含着作者对弱者的同情,有些同病相怜之感。我也从这首诗读到了明亮兄的为人及处事风格,让人尊敬。

精彩的句子,还在继续。而当我写下这些品头论足的句子,已隐隐约约感受明亮兄在自己奔跑的路上驰骋的印迹,没有无病呻吟,没有矫揉造作,正如他在《自行车》里所写的,“有时我感觉自己就是一辆自行车,为了能走得更远,不得不憋足了气”,一直在保持一颗真实、坦诚、积极的心态去生活,去创作。

当然,有些遗憾的是,明亮兄在诗歌的视野上,显得过于独立;在诗作的取材上,常常局限于打工生活的各个片断。他创作的大部分诗歌,基本上停留在打工生活的背景里。

明亮兄说,他一直喜爱和欣赏《平凡的世界》一书封底路遥的一段话:“只有不丧失普通劳动者的感觉,我们才有可能把握社会历史性进程的主流,才有可能创造出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品。”

我想,明亮兄在诗路上正如他的年龄一样,正处于奔腾、探索、成长的阶段,在众多的光环下,他还需要静下心来,用更多的食粮继续充实自己的内心,更好地完成每一次诗歌的分娩。诗坛百花争艳,我希望看到:一个更加稳健、更具有活力的身影漫步在缪斯的殿堂里。我相信,明亮兄能够做到。宏灯在东莞祝福明亮兄!

以此共勉。

 

                                              2009/3/27  东莞草率落笔

 

 

李明亮简介,七十年代生,安徽宣州人。1999年南下深圳谋生,现在浙江台州某企业打工。曾获全国首届农民工诗歌大赛一等奖、第三届台州青年文学之星奖。民间诗报《打工诗人》编委。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
阅读(361)|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