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天下诗歌》九月同题诗赛金榜  

2008-10-18 18:50:52|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同题诗赛金榜

经过初选和终选,尹宏灯作品《南方的秋天》(组诗)最终捧得九月同题诗赛金奖!老道在此热烈祝贺!(对金奖作品的拙评老道将于下旬贴上,届时还请诗友们斧正!)

另请诗友们互相评诗,老道在此谨表谢意!

附:金奖作品

 

南方的秋天(组诗)

文/尹宏灯

 

引子

 

故乡的知了,早己睡了

城市的灯光,仍醒着眼睛

我一直在奔走。影子

被月光,悄悄收割

 

母亲

 

村头的天空

在母亲的打理中

一天天老去

 

母亲不再感兴趣

头顶的天气

她像侦探一样,守着

 

电视。关注南方的

风吹

草动

 

快乐

 

在南方。流着最多的

是汗水和泪水

 

更多的快乐——

有的人抛在路边

有的人泡在酒吧

有的人钻进邮筒或话筒

有的人,在汗水和泪水中

 

挖灵魂。我,是有的人

中的一位。我有着

有的人中的

所有快乐

 

爱情

 

除了忙碌。就是空白

在城市的麻袋中

陌生的年青,像家乡的

爆米花般

剧烈膨胀

 

空浮的蜜甜。我站在

出租屋外,望着

人来人往

 

回家

 

很多人喊着回家

很多人再也不能回家

很多人回家后又匆匆回来

很多人再也没有回来

 

我数着城市的秋叶

一片片飘落。年青的文字

在漂浮中沉重,我不再年青

我守着城市的秋天

像个老头

 

(来源:http://tianxiashige.5d6d.com/thread-4590-1-1.html

迟来的作业——九月同题诗诗评(谨请诗友们斧正批评!)

文/一介老道

    首表歉意。之于尹宏灯,之于下的朋友,之于诗,这是迟来的作业,谨请诗友们斧正批评。我不善写诗评,或者对于一首诗的评论持谨慎的态度,也许这于个人腹内空匮、说话口吃相关。

    尹宏灯先生的名字在几家诗歌的论坛中早已见过,然对尹宏灯先生老道却是陌生的,这次自作主张批评先生诗作还有请先生指正批评。   

    诗是诗人情思之结晶,离开这点,诗歌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好像真正需要重新审视和定位。读诗和写诗一样,同样是情感的思想所经历的一次旅行 ,他会将瞬间心灵的感触带入到作者心灵世界的深处,并对其进行再次的创造。一个人审美的倾向和欣赏角度、写作风格和习惯不同,对一首诗的重构解读亦然不同,也许跟作者创作初衷有所背离。我没有一套高深的文学批评标准,更没有形成自己的批评风格,之于诗作,我只能是认真观摩分析原诗,力争走进诗人的内心深处,本着对诗歌忠诚和平等的思想,不一味敷衍和追捧,实事求是地提出自己的看法。

     因为有了多情诗人的吟唱,秋天变得士人们善感善怀,能处处触发人们最隐秘处蕴藏的一丝忧伤。

     读尹宏灯《南方的秋天》使我这个北方人自然的想起故乡的山村来。想起村西头张望的母亲,想起村子里最美的姐姐,想起自己 在人来人往的城市生活及和自己一样生活着的一群时代的魂灵。

     我很看好诗人尹宏灯这组诗中巧妙的《引子》,四行短句却道出了所有的思绪:是之于母亲的秋天,是之于生活审视的秋天,是一直追寻爱情的秋天,是月光下悄悄回家的影子的秋天。这与组诗中《母亲》、《快乐》、《爱情》、《回家》四首一一呼应。

     想念故乡,之于游子自然的想起母亲“村头的天空/在母亲的打理中/一天天老去”,这里“村头”、“天空”、“打理”用得极为准确且传神。我仿佛看见在村头张望着的母亲,看着天空独自发呆和轻轻叹息的母亲,操劳和奔波于地头的母亲,还有渐渐老去、鬓间多添一丝银发的母亲。接着诗人没有写游子之于母亲的情思,笔锋一转“她像侦探一样,守着//电视。关注南方的/风吹/草动”看似一节漫不经心的细节描写,却恰恰写出了一位母亲天生的牵恋与敏感。母亲为何“像侦探一样守着电视”?是守着一部情节感人的电视剧吗?不是,他所关注的是“南方的风吹草动”。细究这些细节,我所想到的是牵恋游子的母亲,不知如何表达相思、苦苦度日的母亲。

     接下来,诗人写的是自己及同一时代下一群魂灵的真实生活,这里有诗人对生活状态的冷思考,有对浮华生活和灵魂的苦求索。“在南方。流着最多的/是汗水和泪水”这是真实的生活,是真实的表白。“更多的快乐——有的人……”。我想这里诗人想说的还有太多,给读者一个更大更自由的空间,付诸这个时代所有流行的病态和元素,也许诗人所说的就在于此。“有的人,在汗水和泪水中//挖灵魂。”“挖灵魂”?诗人是在挖果戈理笔下的“死魂灵”吗?也许是,也许不是。这是时代的魂灵,是诗人在生活中的自醒,是在这种生活状态下对灵魂的审视。我突然想起一家媒体采访时我所说的一句话来:“我以前还算的上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现在也还是,若是将来我还能说自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时,那将是我此生莫大的安慰和幸福。”

    和所有青年一样,我想说爱情,我亦有自己的爱情理想。在这个灯红酒绿的时代,我突然间觉得这是一种奢侈的表述,突然想起在军营时一位战友无意间的感慨:“以前有人说是谈情说爱,而现在真的很好,现在人呀是谈性做爱了”,乍一听,我们都笑了,可是后来每每想起我总是笑不出来,也许这一切已离整个时代好远!“在城市的麻袋中//陌生的年青,像家乡的/爆米花般/剧烈膨胀”。凡是目睹过爆米花操作流程的大都会为这个形象的比喻喝彩,这个时代,爱情真是如此!“空浮的蜜甜。我站在/出租屋外,望着/人来人往”在生活的低处,诗人看到这些,也想到这些,也许这与他心中的理想相距甚远,我之所以在开头说起村子里最美的姐姐,大至意思就在这里。

     漂泊在城市的身影里,我想到回家,诗人也是如此。“很多人喊着回家/很多人再也不能回家/很多人回家后又匆匆回来/很多人再也没有回来”。四个排比句式道尽了天下游子所有之于“家”的情感来。诗人也是游子,“我数着城市的秋叶/一片片飘落。年青的文字/在漂浮中沉重,我不再年青//我守着城市的秋天/像个老头”。这是说不出的愁绪!

     “怕秋来,怕秋来,秋绪感秋怀。扫空街落叶西风处。独立苍苔,看黄花漫自开。”独自仰望城市的秋天,心生寂寞,我更加想家,我更想回家。

一时琐语,自有偏颇不当处。再次向诗人尹宏灯、天下所有的朋友们致以歉意!谨请朋友们斧正批评!以朋友有名义,以诗的名义!

2008年10月31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