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转载]于立生:诗人又当以何为职业?  

2008-09-11 09:19:28|  分类: 摘录:文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生活通讯社(本社记者子石)2008年9月9日综合报道  

    安徽诗人叶世斌被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推举为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的消息及评论这两日遍布各大媒体。 
    若说叶世斌多有望问鼎诺贝尔文学奖,我自也不信。推荐候选而已。史上得推荐候选的中国作家也有多位,如巴金、艾青、林语堂等,甚至诗人北岛连年被荐,但至今无一人斩获。也有论者如李清先生指出:“近年来诺奖评委会每年收到的文学奖提名信高达350封以上,大部分人会直接被淘汰,最多只有10来个人有条件参与最后的角逐。”(《安徽诗人获诺奖提名,闹剧而已》,9月5日《深圳商报》);甚至连推荐机构——所谓“国际诗歌翻译研究中心”的资质,也受到质疑。 
    但是,对于一些论者的斤斤计较于叶世斌的职业,如《东方早报》评论专栏作者魏英杰先生称:“看了介绍——原来这位冲击诺奖的诗人,还是安徽天长市现任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这一现象颇耐人寻味。像叶世斌局长这样怀揣文学梦的官员,并不在少数。远有东窗事发的山东泰安前市委书记胡建学,近的有陕西的‘官员作家群’。应该讲,官员有些个人爱好,这很正常。但无论如何,作为官员首务是干好本职工作,而不能因此荒废‘官业’。这位地方官员兼业余诗人花这么多心思在文学上,除非精力旺盛,否则难免有不务正业之嫌。”(《被恶搞的不止诺贝尔文学奖》,9月5日《东方早报》),——却实在是让人不以为然。 
    我倒很想请教一下评论诸公:诗人又当以何为职业呢?或者说,“诗人”本身难道是一职业吗? 
    职业职业,依其定义,构成要素有三,其一,须付出劳动;其二,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持续时段;其三,获得报酬。恕我孤陋寡闻,以中国之大,却还真不知道有哪位诗人是完全以诗歌写作为生、养活自己的;倒是多年之前,读过一首西安诗人伊沙的《饿死诗人》,近年也不时见到一些青年诗人如余地、吾同树迫于房贷压力、经济窘境自杀的消息。换句话说,“诗人”从来就不是一个职业,而只宜是兴趣爱好而已;诗人多自有职业,这也是常态的,只要不影响其本职工作则可。如果说,因为叶世斌是“安徽天长市现任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而写诗,就“难免有不务正业之嫌”,那么又有多少诗人不是在“难免有不务正业之嫌”呢(失业的除外)?譬如当代名诗人西川、王家新、伊沙,就都是高校教师,是不是都“不务正业”呢?再如80后打工女诗人郑小琼,岂不是该——“打工就好好的打工,写什么诗”呢? 
    甚而至于,魏英杰先生还称:“作家炒炒也就罢了。比如王蒙、余华诸位,毕竟还是个文学人物。这位诗人算什么呢?”,那么以其逻辑,譬如1971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智利诗人聂鲁达,其奖项,岂不是简直该要被收回了去? 
    记得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大师、奥地利小说家卡夫卡,其本职就是工伤事故保险公司的职员,一个“准公务员”; 智利诗人聂鲁达,就更是个外交官,担任过驻外领事、大使等职。安徽诗人叶世斌的职业为何、是否为“安徽天长市现任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这并不应构成问题。 
    “诗人唯诗作”!可惜鲜有论者,关注于其作品本身,关注诗歌本身。这正是笔者从一片评论的喧嚣中所读出的悲哀之处!

    【消息来源:新诗代】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