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宏灯诗作收入《珠江商报》城市周刊9月6日版  

2008-09-11 18:11:33|  分类: 流水:发表获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栏的话:
从本期开始,《城市周刊》新设“诗”版块,希望得到读者的垂注,并期待给您的阅读增添一份全新的心灵体验。
中国是个诗的国度。但毋庸置疑的是,在物质主义泛滥时代,在整个社会心态和个人心境普遍趋于近功近利和浮躁之当今,现代诗歌似乎正像许多人所扼腕的“日益边缘化”。这是诗歌大国的尴尬,我们一时无从改变,亦无需改变:毕竟时代不同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审美需求和娱乐方式都与李、杜所处的时代大相径庭,此其一;二,诗歌作为处于文学金字塔尖位置的文学形式,她始终是属于少数人的事,诗歌一旦流行,反而易成口水。
但,我们仍然在为诗意之永存而努力。这是我们开设诗歌版块的初衷。因为诗歌的生命力不但没有被商业社会所腐蚀,反而愈显其创造力。这点,包括批评家朱大可、谢有顺等国内评论界精英都予以肯定,认为当代文学中,诗歌的成就最大。
我们希冀的是,能让更多的人从世俗的喧嚣和倾轧中抽身,而置身或日益接近诗意的空间。深入其中,您将通体透亮,您将心无旁骛,您将纯净高远——这是诗歌的魔力,我们应该被诗神命中,我们应该诗意地栖息,尽管对于许多人来说,这是奢侈的。
本版所发诗歌,均是现代诗歌,我们力求诗性的纯洁,思考的深邃,张力的丰厚,体验的独特,语言的精致。
让我们共同走近现代诗歌,走进诗性人生。

9月6日诗版

《乡愁》(外一首)

尹宏灯(东莞)

一根弦被拉断
村庄就不远了

我要打马回去
我要带上刀和女人

除了村庄,她们
是我的唯一和全部

《夜行人》

说到担子,说到肩
说到弯。说到一个人
走在路上,摸着黑
一条扁担
一个手电筒
一座山头的屋子
闪着灯

 

《我看见,我被看见》(组诗)

安 琪(北京)

《往事》

再有一些青春,它就将从往事中弹跳而起
它安静,沉默,已经一天了
它被堵在通向回家的路上已经一天了
阅读也改变不了早上的空气哭泣着就到晚上
流通不畅,流通不畅
再有一些未来的焦虑就能置它于死地
我之所以用它是想表明
我如此中性,已完全回到物的身份。


《活在一条河的边上》

活在一条河的边上,很干净,很危险
活在一条河的边上,河水清澈,欢快流走
河水河水,一个人活在你的边上
两个人陪她走,三个人如此相爱,相爱如此宽厚
如此寂寞,如同一条河慢慢走


《离开自己》

我再次发现对自己的说服极其困难
如果用“现在”
给自己的余生定位则上半生形同虚设
而用“过去”给自己定位
则过去像一把椅子失去倚靠
的背,和支撑的四柱
于是我选择离开
留下“自己”在过去的椅子上
颓然倾倒
永无葬身之地。


《我性格中的激烈部分》

我性格中的激烈部分,带着破坏
和暴力,冲毁习见的堤坝
使诗歌一泻千里
滔滔不绝。我性格中的
激烈部分,一触即发
它砰的一声,首先炸到的
就是我

它架起双手,一脸冷酷
我一生都走不出这样的气场
它成就我生命中辉煌的部分
——诗歌!却拿走了
完整的躯体
我性格中激烈的部分
携带着我的命
一小段一小段
快速前行。


《雍和宫》

这是一个明媚的午后我来到雍和宫
看见书上的渡母:蓝渡母
绿渡母
腰那么细,臀那么丰这雍和宫的渡母

看见牛头人身的菩萨
羊头人身的菩萨
马头人身的菩萨

看见供奉在墙上的唐卡,宗咯巴的唐卡
看见法物法器欢喜佛
看见午后的大殿
经书微黄
看见木雕迈达拉佛像高
18米。

这是一个橙色笼罩的午后我来到
雍和宫,我看见
我被看见

看见和被看见都不会静止不动
看见不会使灵魂安宁
被看见不会使生命真实

 

《午后的阴影》(外一首)

戈多(河北)

午后,坐在冬季的老巢里休憩
阳光扭曲一张金黄的面孔
我看到自己的阴影

削一只梨,仅仅是
仪式的需要。水果刀
切出一条螺旋跑道
吊在缝隙的结上

很容易蒸发,呈现的
一个果肉世界的多汁
护住这片刻的饱满,手不停地忙碌
镜头推近又拉远,始终晃动

果肉逃走,只剩下
桌上摆放一只手,手上
握着一把水果刀
刀锋锐利,闪烁寒光
而另一只手空旷

《一只大鸟扇动翅膀》

一只大鸟扇动翅膀,引擎强对流
悬浮起词语高速运转
令那些平日里的盲点防不胜防
我在熟睡,只有那些词语醒着
渴望临盆,用四肢
在丛林间飞跃,从一棵树荡到另一棵树
而此刻吵嚷着
掀开我的肉体,让我用
第三只眼看到自己的羊水
我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

 

《感冒书》

张建新(安徽)


我不停地咳嗽,快了
快要把心咳出来了
我并非故意在你们面前
表明我是另外一个人
一个被病毒打倒的人
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在你们的大好春天,我
一直昏昏沉沉,一次次
从集体庆典上离席
用哑掉的嗓子向你道歉
在大好春天,你们要原谅
一条喑哑的街道和一个
病人寂寞的晕眩


《当秋天来临》(组诗)

海湄(海南)

1.秋天的叶

我的秘密在于收留了
一片树叶
它躺在我的手心里
象一条河流
裸露着来自母体的裂纹
这金子般的秋天
这与果实分离、与母体分离
与生长分离的秋天

2.秋日残章

城市,被风刮的很高
一些过往,在远处掠过天空
它们被墙或窗幔
挡了一下,又挡了一下
我们无法控制
将要消失的温热
在秋风泛滥的季节里
作为受众,我有沉默的习惯

3.秋天的苇

它更为深邃的,叫声清脆的根
正一点点地卷起舌尖
太阳越过沼泽
四周是金色的箭簇
它们是一片简单的植物
它们背着光环
它们的思想哗哗作响
它们弯下去
向短的不能再短的脚踝


《登西禅寺报恩塔》

陈彦舟(福建)

凭一张小小的纸,彩印的,便可进入
还有一个和尚站在那儿撕叫副券的票头
我说这一张好好的,干吗要撕掉
和尚倒也爽快:好,你的不撕
一级一级往上爬
彩绘佛图像,一些追逐名利者在上面涂鸦
哦,昏了头,无明,无无明
这座千年古寺的古塔,15层,望远
绕着慢慢走一圈,烟雾迷濛,天穹浑圆
没有一个人能常呆在上面的
上升,下降,一级级下来更要小心
回到可爱的平地上
回望,古塔斜刺向上,飞檐古铜色
关于古老,我心有不甘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2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