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宏灯的诗生活

用心爱人!用心写诗!我的诗融入了我的哲学。

 
 
 

日志

 
 

[收录]师永平读诗笔记:尹宏灯《乡愁》  

2008-08-19 09:04:28|  分类: 他评:诗家点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师永平读诗笔记:尹宏灯《乡愁》
  
  其实读诗写感悟还是不带任何头衔的好,这样说对说错都不会有人去计较,而诗歌这种东西皮肤娇嫩,一不小心就会弄伤了皮肤,所以读的人随性写点东西,看客是不必认真的。
  诗人自古就是愁人,其实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谁又能不愁,只不过诗人多了支笔,而愁的空间又天马行空,于是这愁就可以倾泻就可以挥发成纸张上的露珠。
  乡愁的题目没啥技术含量,不是那种含蓄的类型。其实这也很好,没本事含蓄直白也是一种技巧,再说了,有时候含蓄是会成为扭捏和矫情的代名词,所以说啊,该是啥就是啥,题目上的颜色可以用内容上的鲜花来衬托,这就是平铺直叙,同时也是袖里藏针。
  在中国的诗史上,乡愁不可谓不多,一句古道西风瘦马更是把游子心境渲染得淋漓尽致。尹宏灯的《乡愁》很具有现代风格,不去铺垫场景,不去营造氛围,他玩空手道,而且全是佛山无影脚,什么叫弦?什么叫村庄?什么叫马?什么又叫刀和女人?这些符号下面藏着什么?这些重要吗?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去读那种情绪,读那种撕心裂肺的弦断空中余音绝,只有满腔泪流声。
  是的,首先,我们需要情绪的波动,然后让情绪这个精灵去拉扯延伸我们的想象空间。此时的弦是什么,是不是我们生存下来的唯一勇气,而现在,挫折、磨难、无情的打击让这生存下来的勇气没有了,呼吸的空间没有了,脖子被人卡住了,这时候退路在那里?退路就在那个时刻思念的故乡。是啊,故乡好啊,狗会摇尾巴,鸡会打鸣,月亮是圆的,村姑是甜的,邻居的眼光是温柔的,院子里的葡萄是诱人的,在人情绪低落的时候,一种回归意识成为自发的不可收拾的状态,乡愁其实就是失意,春风得意马蹄欢的时候想到的只是如何在乡人面前摆弄崭新的锦衣。
  弦断了,受伤了,承受不住生活的苦了,开始念本了,这就是人啊。于是有了打马回家的念头,这个打马用的好,马背的起伏其实就是生活的颠簸,一路的坎坷就是这样刻画出来的,马蹄声里,生活的点点滴滴就在那敲打声中倾泻,这是这首诗歌的第一个倾泻点。
  有了倾斜点还不行,还得继续深入,古人名家王实甫西厢记长亭送别中端正好里的“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一句移情大法把思刻画得入骨三分,可后面的篇章里他还是不甘心,还要“淋漓襟袖啼红泪,伯劳东去燕西飞”地刻画,如此可见,继续深入很有必要,这就是诗歌中的调情本领。
  因为需要继续刻画,刀就得出现,刀自然被是生活磨得皮薄三分只会伤自己,可尽管这样,这个刀还得带走,如同那颗沧桑的心,不能因为心碎了,我们就不去缝补和爱护,这里的刀其实就是受伤的心啊。
  好在诗人还有女人还有爱情,还有对村庄的唯一幻想,其实,生活到处都是一样,在现实的无奈与幻想的甜蜜中,诗人对着天空自嘲了一把,我敢肯定,写诗的那个夜晚,诗人肯定压垮了家里唯一的床,他是如此爱他的女人,他的女人何尝不是这样,面对他流血的心,女人的胸膛就是他最好的村庄,而这个村庄就是虚幻和现实的切入点,所以,乡愁之外,我看到了男人的暴力和女人的温柔。
  
  《乡愁》
  一根弦被拉断
  村庄就不远了
  
  我要打马回去
  我要带上刀和女人
  
  除了村庄,她们
  是我的唯一和全部
  
  
  师永平
  2008年8月16日于玉溪随笔草

       师永平,云南著名作家,诗人。《奔月》论坛版主。本文原载《奔月》http://www.yxsyp.com/dispbbs.asp?boardid=4&Id=540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171)| 评论(3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